# # #

東京,日本首都,是一個一仟多萬人口的巨大城市,由於主要城區在環城一周的山手線電車沿線內,觀光景點極為豐富,而最令人注目的是位於繁榮的市中心高達五十樓的白色建築物,那是水無月集團的商業大樓。

水無月英治的允諾,艾音真的來到水無月集團的總公司,也跟著他進入會議室開會,一開始大家無不用怪異的眼光盯著她這個陌生人,但是在他清楚表明她的身分後,在場所有的高級主管才漸漸鬆了口氣。

會議中,每個人侃侃的提出意見,身為總裁的水無月英治始終保持微笑,適時的和他們溝通討論,雖然過程中也有遇到意見不合的時候,但他不改和善的笑容,親手將那些有異論的問題井然有序的記錄下來,整個會議氣氛十分融洽,順利結束。

所有人離開會議室,水無月英治還在位子上整理資料,站在角落將近兩個小時的艾音,一邊伸展筋骨一邊朝他走去。

「我還以為你是一個君主制的領導人,結果事實並非我想像的這般。」雖是保鑣但她不忘觀察會議中的水無月英治,他完全沒有高高在上的姿態,用霸道的語氣命令部屬遵從他所有決定,反倒親切的傾聽大家的意見,縱使決定權在他手上,最後他們也是心甘情願的贊同。

「時代不同,領導方針不能像以前那樣的死板,團隊合作的重要遠遠大過於個人努力奮鬥,一加一會大於二,甚至是無限大。」

專制獨裁是父親時代的老舊觀念,現今社會不斷精進進步,不能一昧的用傳統固執的想法來掌管公司一切,雖然身為領導者必須站在前端瞻望趨勢,但是也會有錯過重要的小細節,這時就必須採納其他人所看到的問題,雙方相輔相成才能讓公司邁向更好的未來。

「說不定在未來水無月集團會獨霸一方,成為國際龍頭。」她大膽假設,但是心裡完全對企業家的管理方式沒興趣。

「那是時間早晚問題。」他有信心讓水無月集團成為世界傳奇。

「真不會謙虛。」

「有企圖心才有前進的動力。」暫時放下手中的工作,水無月英治一手將她攬了過來,讓她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辛苦了,站那麼久現在終於能坐下了。」

話才說完,脖子上利器反射的光芒讓他不得不鬆手放開她。這個女人隨時隨地都帶著武器啊!

剛剛的會議才讓她對他稍微改觀,沒想到他死性不改,逮到機會就猛吃她豆腐。

之前為了跟監暗殺目標,也曾發生三天三夜沒睡覺的情況,才站兩個小時對她根本就是芝麻小事一樁。收起隨身攜帶的小刀,艾音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下,意有所指的說道:「水能載舟亦能覆舟。」

「妳的意思是我隨時面臨著生死一瞬間的重要關頭嗎?」他當然曉得她討厭他的碰觸,不然就不會常常發生刀刃向著他的狀況。

「比起水,我認為蛇蠍美人的比喻較適於妳,美麗冷豔,但是致命無比。」

「謝了,我會當作這是你對我的讚美。」

「基於禮貌,妳是不是該給我個讚賞當作回禮?」他想知道在她心裡他是什麼樣的男人。

「厚顏無恥的色鬼。」她毫不猶豫的脫口而出。

色鬼?無恥?憑他俊俏的外表和迷死人的笑容,以及待人體貼的個性,無論怎樣都跟不雅的字眼扯不上邊,她對他的形容可真讓他挫敗的想掉淚。「可以換一個嗎?」

「我覺得色鬼挺適合你的。」她特地強調他最討厭的字眼。

別開臉,水無月英治停止結束有關的話題,再這麼下去他肯定吐血身亡。

叩、叩的兩聲,會議室的門突然打開,堂本彥一站在門口,畢敬的半彎著腰身。「總裁,不好意思打擾您,剛才老爺打電話過來,希望您在下週六晚上回家一趟。」

家?回到有那對母子存在的屋子嗎?勾勾唇角,水無月英治不打算當個聽話的乖兒子。「幫我回拒。」

「老爺很堅決您一定要回去,因為他替您安排了一場和鈴木議員的千金見面的飯局。」

「鈴木松太郎?」起身喝了杯水,打開座位旁邊的玻璃窗,水無月英治緩緩的闔上雙眼,任由冷風吹打臉頰。

前陣子因為工程弊案吃上官司的議員鈴木松太郎,原來在無路可走的情況下強迫推銷自己的女兒,希望藉由水無月集團的權勢解決他無聊可笑的官司,他不相信年過半百的父親不懂如此簡單的邏輯。

在旁的艾音忍不住打了個哆嗦,就算要深思熟慮眼前的問題也用不著開窗戶冷卻自己的腦袋,他這麼做是想順便冷死她嗎?

「只是吃頓飯又不是要你去赴義,這麼簡單的問題還要考慮老半天嗎?」她跑過去關上窗戶,總算溫暖點了。

瞄了她一眼,水無月英治忽然噗滋的笑出來,這個搞不清楚狀況的女人竟然自動發表個人意見,那頓飯局可是建築在金錢和利益上的變相相親,如果今天主角換作是她,她還能什麼都不在乎的去赴約嗎?

「笑什麼?」抬起下巴,艾音猛瞪著他,她的樣子看起來像是在開玩笑嗎?

「我只是因為妳給了不錯的建議感到十分開心。」他偷偷的鬆了口氣,要是回答的不好,那把鋒利無比的小刀又要緊貼在他的脖子上待命。

堂本彥一見到主子一派輕鬆的微笑神情,趁機詢問他的最終決定。「總裁,您的意思是……」

「既然非到不可,待會替我撥個電話回去,說我會準時出席的。」

「是。」堂本彥一離開後,會議室又剩他們兩人了。

「你的資料到底整理好了沒?」艾音輕拍著桌子,語氣有些不悅的對著他說。中午吃飯時間到了,但是只要他一直待在會議室不走,她也不能擅自離開工作崗位。

「差不多了。」將桌上的文件夾和資料裝進公事包,水無月英治又坐在椅子上不動了。肚子餓就會發脾氣,她還真像個小孩。

「妳一點也不好奇議員的千金是什麼樣子的女人嗎?」

艾音轉動了一下眼珠子,視線最後落在他身上。「我無權過問你的私事。」跟誰吃飯做什麼事都還要經過她審問的話,總裁她來做就好了。

「那是我爸安排的相親。」他不信她始終無動於衷。

現代男女為了工作疏於交友,如果能藉由聯誼或相親的活動認識另一半也是值得高興的事,雖然她老是在世界各地奔波,但是這點時代趨勢她還是知道的。「我看你也老大不小,你的父母應該急著要你成家生個未來的繼承人。」

水無月英治哭笑不得的握著拳,他已經三十歲年紀是不輕了,但是為什麼她老是像個一邊看戲一邊評論的觀眾?

不行,他得好好利用這次相親機會讓她徹底改觀,剝下響噹噹的總裁外衣,他骨子裡其實是一個真正的男人,男人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