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入住高級別墅後,水無月英治安排一間特別客房給她。

「走開。」艾音面無表情的盯著坐在床邊、手拿著書本的男人,要看書的話為什麼要在她的房裡?

水無月英治有些嘔氣的看著她。「主人還沒睡,保鑣不能睡。」

雖然她很不情願的接下保鑣一職,但是她還是會盡到該有的責任,只不過她百思不解他為什麼不給她一點點隱私和自由空間,反倒一天到晚待在她房間監視她的一舉一動?「我當然知道你還沒就寢之前我不能闔眼,不過你一直沒有給我該有的尊重。」

「形影不離我才有安全感。」

「那是你太弱,依賴感太重。」艾音冷冷的回答。

「不然妳搬進我的房間,如此一來我就不用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是否受到威脅。」水無月英治放下書本,坐正面對著她。「不過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話會不會發生什麼不可挽回的事?」

艾音強忍住一股想掐死他的衝動,真正該提防騷擾的人是她才對。「我對你根本沒興趣,不必再往臉上貼金了。」

他是身價數十億的黃金單身漢,也是每個女人夢寐以求的長期飯票,為什麼她不能用一下崇拜的眼神看他?就算只有短短一秒也心滿意足。「如果哪一天我被很多女人團團圍住,妳也一點都不擔心嗎?」

「視情況而定,要是她們純粹欣賞愛慕整天黏著你,那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假如她們是某個仇家埋伏在你身邊做監視動作甚至伺機對你下毒手的壞蛋,我可就不能視若無睹了。」保鑣的任務就是保護雇主人身安全,除去所有威脅,這點小事才難不倒她這個殺手。

他要問的是如果他跟其他女人瞎混的話,她會不會醋勁大發趕走那些女人,結果她的腦袋瓜裡早就植入原始指令,只會執行保鑣該做的事情。她無視他時而放電的雙眼,由口而出幾句話就大減他男性魅力,水無月英治差點沒吐血昏倒。

「為什麼問這種問題?你的身旁有可疑人物?」艾音追問。

他不怕可疑人物接近,但是她搞不清楚狀況的模樣令他感到非常頭痛,若是繼續跟她一問一答,他只會覺得自己像個笨蛋。

「等妳適應這裡的環境後,我會帶妳進公司,了解我的社交圈有什麼人物,到時候再以妳精確的判斷力排除危及我的威脅,所以目前毋須多做猜測。」

「我只是初步了解狀況。」

「省掉腦力激盪時間,夜深了,快休息吧!」

「如果你不走,我就無法安心的休息。」

「妳一定是沒人陪伴所以無法安心睡覺,不如我……」他興致勃勃的去翻開被子,手卻意外的感到一陣涼意,低頭一看,一把刀正停在他手上,要是輕舉妄動可會有血光之災。

「別以為我住你家就會放鬆警戒心,還不趕快滾回你的房間去?」艾音緊盯著他,才一下子他就得寸進尺,要防他可比防刺客還要來的謹慎。

等到任務期滿的那天,她第一件做的就是狠狠的揍他一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