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夜深人靜,從浴室傳來的水聲格外清楚,年輕隨扈堂本彥一站在門口,安靜地等待主子的吩咐。

浴室的水聲逐漸變小,門一打開,腰際圍了一條毛巾的男人走了出來,健壯的體魄找不到一塊多餘的贅肉。

「這幾天外面狀況如何?」
堂本彥一遞了一條白色的毛巾,讓他擦乾頭髮。「已經遵照您的指示讓事件鬧的沸沸揚揚,現在全國上下無不知道您遭受行刺。」

「嗯。」輕應了聲,水無月英治低頭看了一下胸前的傷口,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照主治醫生吩咐傷口還不能遇水,但是他故意在淋浴的時候讓水碰觸傷口,因為會痛,他才能更惦記著艾音。

不過就算對外發布不實的消息,說他情況不樂觀,水無月英治仍然不相信肇事者會感到任何一絲愧疚,抱著一大束鮮花或禮盒來醫院探望他。終歸一句,他太低估艾音了,她可是多年經驗的殺手,出手刺他一刀對她而言就像喝水一樣簡單。

她越是拒絕,他就越想抓住她,從以前到現在只要是他想要的東西,沒有一樣能逃的出他的手心,包括她!

「可是我擔心有心人士會趁機……」

「不會的。」將毛巾掛在頸上,水無月英治走到鏡子前,對著鏡中的自己微笑。「儘管傳聞滿天飛,我人健在,公司不會有事。」

「是。」雖然主子很放心目前局勢,但是堂本彥一的心裡還是很清楚,在事情尚未平息前都不能大意。

「我要你找的人找到了嗎?」

「前天獲報有幾位民眾在郊區附近看到紅髮女人的行蹤,但是我認為消息正確度並不高。」現代人染髮已經不是稀奇古怪的事,萬一那幾位民眾看到的只是一般年輕人,到時候只有撲了空的失望。

郊區?特別顯眼的人通常會以熱鬧的都市作為藏身之處,渾淆視聽,但是她卻選擇人煙稀少之地當作落腳處,她那獨特的作風和決定真令人摸不著頭緒。

「明天我親自去一趟。」

「但是……」

「別再但是。」水無月英治將毛巾丟給他。「老實說,我很想知道你心中的真正想法。」

堂本彥一先是看了他一眼,隨即低下頭。「不知總裁所指何事?」

「我找了一個女人來當保鑣,或許在未來某一天她會完全取代你的位子,這樣的話你能笑著跟我說沒關係嗎?」

若要說不在意是騙人的,為了擔任水無月家的隨扈,他從小就接受各種嚴厲的訓練,至今才有犧牲自己也要保護主子安全的覺悟和勇氣,而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憑什麼能讓水無月英治寧可鬧的滿城風雨也要將她綁在身邊?雖然心裡有很多不滿,但是他不能因為私人情緒影響大局,要是每分每秒都在計較這些瑣事,只會讓自己更加難受而已。

「多個人為您效力如同少了個敵人,這沒有什麼不開心的。」

水無月英治笑了笑,他清楚堂本彥一比誰都要忠心,就算心裡有什麼不滿,依舊會以大局為重,但是他希望偶爾他也能開口抱怨一下也好。



# # #

看見那輛白色跑車就停在小庭院裡頭,水無月英治還是很難相信那個亮麗的女人會窩在舊房子裡,這個地方偏僻人煙稀少,交通又不便利,買個東西還要花上半小時的車程才會抵達鬧區,難道她有意提早退休養老嗎?

摘下墨鏡,赫然發現從窗戶不斷冒出濃濃黑煙,他一時心急來不及顧慮私闖民宅的問題,爬過低矮的圍牆,然後踢破木門上的玻璃,趕緊打開門鎖衝進去。

「咳、咳……」穿圍裙的女人不停的咳嗽,被煙嗆的淚流不停。本來她想體會一下烤肉的樂趣,怎知燒紅的木炭不小心滾到旁邊差點釀成火災?

水無月英治到浴室提了一桶水往煙漫源處潑去,迅速打開所有門窗讓煙散去,拉著她來到客廳,不知是不是身高關係,他覺得這屋子真的小的可憐。「妳在幹嘛?」

大口深呼吸幾次,艾音動作敏捷的拿槍指著他,一邊後退。「誰叫你進來的?」

為什麼他知道她在這裡?

看到她沒有驚訝的表情,水無月英治有點小難過。「難道妳都沒有為我剛才英勇的舉動感到一絲崇拜或愛慕嗎?」

「這裡不歡迎你。」她冷冷瞥他一眼。

「艾音,我是真的很希望妳……」

「你還沒死心?」到底要申明幾次他才明白她始終是個殺手,絕對不會是擋子彈的保鑣,難道非要她親手示範一次送他歸西他才能確定她的身分嗎?

「對妳,我永不死心,除非妳答應到我身邊……保護我。」

「不可能。」

「別一直拒絕我,不然我會越來越喜歡妳,越來越想得到妳。」

她瞪了他一眼,沒多想就朝他腳邊開了一槍,以示警告。「你要是再胡說八道,等一下我就打爛你的嘴,別以為我不敢。」這個男人一定要戲弄她不可嗎?

「妳當然敢,上次妳就不客氣的刺我一刀,我沒理由不相信。」這回他學乖了,沒事不要拿自己生命作賭注。

「那麼請你快點離開不要打擾我的生活。」

「只要妳一天不答應當我的保鑣,我會待在這裡直到妳點頭為止。」說完,他的視線一直在尋找沙發椅的蹤跡。「怎只有木椅而已?」

艾音朝他的耳邊開了一槍,子彈正好卡在他後方的牆上,微微冒煙。「這裡當然沒有你認為該有的東西,同時也表示你不適合久留。」

他看過不少想盡辦法留住他、討好他的女人,會視他為病菌而不停驅逐的只有她。「那麼要不要到我的皇宮居住,我的皇后?」

他牽起她的手,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她嚇了一跳,趕緊將手抽回,把槍口對準他的眉心,氣得一把火都快上來了。「既然你喜歡玩命,我也不必對你客氣了。」

他笑了一下,飛快的閃開槍口,抓住她的右手。「妳不能對我溫柔一點嗎?」

「沒必要。」左手索性從腰際拔出一把小刀,艾音揮往他的臉,雖然被他躲開,但兩人的距離總算拉遠了。「怕死就快點離開。」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他厚臉皮的說。

「那你就下地獄去風流吧!」槍口再度朝著他,艾音突然露出微笑。

雖然只有短短三秒時間,她微笑的表情已經深深烙在水無月英治心裡,漂亮的女人不應該一直冷著一張臉。「既然橫著豎著都要死,妳可以答應我最後一件……」

「閉嘴!」她將他推到一旁。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