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一發動,仲歆柔一雙明亮有神的大眼直盯著他瞧,她沒開口說話,只是露齒笑著,好似在等待什麼。

「妳在笑什麼?」他像是大哥哥疼愛妹妹似的揉揉她的頭髮。

「我們家的老先生又對你嘮叨了對吧!」繫好安全帶,她的頭靠著車窗,視線微斜的看向他。

「仲爺是妳的爺爺,他擔心妳的安全很正常,妳不該覺得他的關心是種累贅。」

「可是他真的很囉嗦。」

「不愛妳不關心妳就不囉唆了。」無意間,他嘆氣了。「我多麼想要跟妳一樣,有個親人在旁關心我。」

他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在還沒遇到仲國華之前他一直待在孤兒院,念書的時候因為沒有父母的關係經常被同年紀的孩子欺負,日復一日,他的心逐漸封閉起來,開始對這世界產生絕望,直到遇到仲歆柔的那一天,他還記得她當時的笑容就像亮眼的陽光,照進他內心深處的角落。

『我拜託爺爺帶你回家,所以以後我們就要一起生活……你笑一個嘛,看看我,我笑的很開心,雖然爺爺說我笑的很像笨蛋……』

聽完她的話,他笑了,不是因為她的話好笑,而是有如孤船找到停泊的港口,安心的由衷而笑。

察覺他的失落,仲歆柔尷尬的轉移視線,她忘了展諾威一直渴望親情,還不小心踩到他的傷心處,她真是大混蛋一個,怕氣氛低落沉悶,她趕緊轉移話題:「這個禮拜週休我們去爬山好不好?最近學校辦了一個健行的活動,我想參加。」

展諾威挑了挑眉,「爬山是沒問題,但妳確定要參加健行嗎?」要健行必須早起,不過據他對她的了解,假日不睡到自然醒是會抓狂發脾氣,這樣的她可以勝任睡蟲嗎?

「當然要參加,我的臉像在開玩笑嗎?」結果他點頭,害她衝動的差點伸手勒著他的脖子抗議。「欸,你很沒禮貌耶!我是很認真的,你沒看到我的眼神閃爍積極向上的光芒嗎?」她對他眨眨眼。

他則是做出嘔吐的動作,卻立刻得到一記瞪眼。「老大不小了正經一點啦!」

「我很正經好不好!」她再贈送他一記白眼。

車子不偏不倚停在停車格裡,仲歆柔一下車就往市區所屬最高的辦公大樓跑去,大她四歲的沈培揚就在這棟大樓上班,雖然他只是小小的課長,但她完全不在意他的職位高低,因為她喜歡的並不是他的職位,而是他的體貼和溫柔。

跟在後面的展諾威揚著唇角推了下眼鏡,看她高興的又跑又跳,想必沈培揚在她心裡一定佔有很大份量。加快腳步跟上去,終於在十二樓的走廊盡頭見到一對身影,沈培揚正摟著仲歆柔,那會攝人魂魄的笑容讓展諾威覺得挺不順眼,沒有表現任何不悅的情緒,他笑著一張臉分開黏在一塊的兩人,一百八十二公分的身高在她眼裡看來就像一座山。

「阿威你在做什麼?」仲歆柔噘著小嘴推開展諾威。

「我只是例行公事,無論是誰,都不能太靠近小姐。」展諾威和顏的回答,然後瞄了沈培揚一眼,問:「不知道沈先生覺得我說的有沒有道理?」這其實只是藉口,他不想讓沈培揚碰她。

沈培揚愣了一下,雖然時間很短暫。「當然,展先生可是仲爺特派保護小柔安全的保鏢,會疑神疑鬼也不是沒有理由的。」這句話他是針對展諾威說的,意思是暗諷他多管閒事了。

「是啊,我的工作就是防止心懷不軌的壞人接近大小姐,如有冒犯還請沈先生見諒。」展諾威不慌不忙的回答。

「你──」沈培揚臉一沉,竟不自覺的握緊拳,若不是顧慮仲歆柔在旁,他可能就賞展諾威一拳了,小小一個隨扈居然敢破壞他們獨處,分明就是仗著仲家的聲勢無法無天了。

「你們到底在吵什麼啦?」仲歆柔走到男友旁,瞪著展諾威,早知道他們見面會會產生火藥燃點線,她就自己搭車過來不麻煩展諾威載她了。

「小姐,我們沒吵架。」展諾威笑了笑。

「是啊,我怎會跟一個下人吵架。」沈培揚冷哼。

「培揚!」仲歆柔生氣的瞪他一眼,「表面上阿威雖然是我的保鏢,但實際上我可把他當作朋友,你不要在他頭上亂冠個爛外號!」

下人就下人,還分什麼朋友,她是不是有問題?沈培揚瞥了他一眼,手一伸就把仲歆柔抓了過來,故作不在意的笑了笑:「晚上妳想去哪裡吃飯?」

扳開他的手,仲歆柔又白他一眼。「培揚,我剛說的話你有沒有聽進去?」什麼芝麻小事她可以不計較,但只要有人在她面前胡亂批評她的朋友,不管是誰她都會很不高興的,重義氣或許是小時候爺爺給她的觀念吧!

「有啦!」沈培揚有點不耐煩的笑著。嘖,只要展諾威在她身邊一刻,他就沒辦法好好跟她相處,連牽個手也會被阻止。

「沈培揚!」她討厭他一副敷衍的樣子,邊大叫邊跺腳。

「幹嘛?」他的口氣很不好。

「不要一張臭臉跟我說話。」

「妳真是不可理喻。」沈培揚睇了她一眼,頭也不回的離開。

仲歆柔沒想到他竟然會不甩她,還罵她不可理喻!

沈培揚走遠後,展諾威開口了:「小姐,其實妳不必為了我跟沈先生吵架,不值得的。」

「怎麼會不值得?」她大力的拍了他的背一下,「哪個人的男朋友會欺負女朋友的朋友,沒道理啊!」

原來她從來就不當他是下人,展諾威的心裡頓時暖暖的,「謝謝妳。」

「三八,不要跟我客氣,你保護我的安全,我當然得做些事情報答你,雖然我的能力有限做的事可能很少,但是我絕對不會讓別人欺負你的。」她很有自信的挺直背,看著他微笑。

展諾威點了點頭,「妳只要做好大小姐讓我負責保護妳就好,什麼事情都不要擔心。」若方才沈培揚有意找他打架,他也有萬分的把握拿到勝利,只怕在仲歆柔心中留下壞印象。

「不過話說回來,阿威,你的脾氣真的很好耶!」從她認識他到現在,好像沒見過他發脾氣。

「有嗎?」他挑眉。

她猛點頭。「有啊,不管面對什麼樣的事情,或是跟個性暴躁的人說話,你總是笑臉以對。」

「是嗎?」其實只要有她在的地方,他才能笑著處理每一件事情,改天她要是消失在他的視線內,他也不曉得自己會有什麼樣的表情。「大概是仲爺教的好吧!」

「你又在謙虛了,我真的很難想像滿嘴黑道經文的老先生到底教你什麼大道理或是人生啟示錄。」雖然爺爺已經退休幾年了,但偶爾還是會聽到他在江湖上養成習慣沒辦法改變的口頭禪,帶髒字的三字經、問候人家祖宗的爛句子。

展諾威笑了笑,決定轉移話題:「沈先生走了,你們晚上就沒辦法一起用餐了,小姐不去追他嗎?」他一點也不想讓她跟在沈培揚身後,不過若她很堅決追隨沈培揚的身影,他還是會跟在她身旁的。

仲歆柔撇嘴搖頭。「管他的,我不想裡他,他太惡劣了。」

「可是他是妳的……男朋友。」

「那又怎樣,說錯話又不道歉,我管他是我的誰。」她氣呼呼的搥了一下大腿。

「不過我記得你們交往沒多久的那時候,妳一直嚷著仲爺說要嫁給沈先生。」

「我哪有說過這種話?」她紅著臉揮著雙手。

「妳不想嫁給他了啊?」

在他面前心事真的無所遁形,仲歆柔深吸一口氣,道:「我承認那時候真的想嫁給他,不過現在不想了。」

有時候她會想,即使現在跟沈培揚在一起,但他是她相守到老的另一半嗎?她不曉得,而且沒人可以給她肯定的答案。

發覺展諾威盯著她,仲歆柔有點難為情的笑著:「我還年輕,有些事情不必急著做決定不是嗎?」

「妳現在該做的事就是好好唸完大學,快樂的過日子知道嗎?」他寵愛的摸摸她的頭髮。

他很珍惜跟她相處的每一刻,畢竟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他不曉得何時會離開仲家,而她也不知道哪時候會嫁為他人,兩人以『主僕』關係在一起的時間是長是短無人確定,所以在他還待在她身邊的這段日子,他絕對不會讓她受到一點委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