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9〉

柔和的燈光,復古式的裝潢,鋼琴搭配小提琴演奏出來的古典音樂,優雅的傳入耳裡,一踏進氣氛極佳的高級餐廳,應該放鬆心情的我意外的緊張起來。

我們挑了最角落的位子坐下之後,一身白衣白褲的服務生端來兩杯水,親切的幫我們點餐,我打開菜單看了好久,終究拿不定主意,因為內容全是英文……為什麼不寫中文?

「妳決定好了嗎?」齊凱雙手環於胸前,微笑的看著我。

沒有,誰叫我英文程度只限於科技範圍和普通對話,食物領域的英文一概不清楚,沒關係,遇到困難的時候,馬上露出台灣人一貫不變的傻笑!

不過這個蠢舉動馬上就被他識破了。「不用笑了,我點什麼妳就吃。」擅自替我決定,他面帶笑容的告訴服務生點哪些項目後,把兩份菜單交給服務生帶走。

「幹嘛在外人面前讓我出糗?」我沒好氣的送他一記白眼,把放在大腿上的問卷全收進包包裡面。

「妳耽誤人家太多時間了。」他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你不知道客人至上的道理嗎?」我拿起杯子啜了一口水,然後把心裡的問題告訴他:「在台灣的餐廳菜單為什麼非要用英文呈現?要是有學識不高的老百姓來這裡用餐的話,豈不是造成他們很大的困擾嗎?現在的業者也真是的,為了國際化、為了賺老外的錢,讓本地人傷透腦筋很好玩嗎?」

「妳幹嘛那麼激動?」他好笑的盯著我。

「我只是實話實說,又沒激動。」指尖輕輕敲著桌面,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攸關我荷包會不會縮水的問題!「你剛點多少錢的食物?」

他先是一愣,然後掩嘴輕輕笑著。「拜託,妳是我第一個請吃飯的女孩子,可不可以不要破壞這麼美好的氣氛?」

「你這樣說就不對了,我沒多的預算請你吃大餐,結果你硬是拉著我來這……等等,你剛剛說什麼?」他好像有說什麼似的,可是我沒認真聽清楚。

「妳是我第一個請吃飯的女孩子。」

他笑的很燦爛,一時間害我不知該往哪裡看,我屏氣一下,緩緩的道:「齊先生,請你不要講冷笑話,因為你沒有說笑話的天份。」

「我沒開玩笑。」

移開視線,我望了四周環境一會兒,故意叉開話題。「改天有機會我也要跟我的男朋友到這種地方吃飯。」

「喔。」他應聲,突然面無表情的瞥我一眼。

菜單裡面沒有一道叫炸藥的的菜,他的表情怎又變了?還是我踩到他的地雷?這也不對,我又沒有說什麼。「有時候我覺得你有雙重性格的個性。」

「雙重人格?」他挑著眉,右手托著下顎,微瞇著眼看向我。「如果我有這種病,妳要對我負所有的責任。」

「干我屁事?」我又沒對他做什麼,「請問我有對你伸出魔爪做了什麼讓你的心裡受到創傷、留下陰影嗎?」

「妳什麼都沒做就快讓我分裂人格,要是真對我做什麼那怎得了?」

「屁啦!」哼,這招用在別的女人身上很管用,但對我可是一點作用都沒有,我可是一個『死會』的女人,除了宇浩外,任何一個大眾情人根本不可能影響我的。

「淑女一點行嗎?」他伸手捏了我的鼻子一下,力道不小害我的眼淚差點飆出來。「跟我在一起的人可不能把不文雅的字詞掛在嘴邊。」

這個齊凱腦子是不是有問題?「我哪時候又跟你在一起了?」見他揚起唇角,我的心跳漏了一拍,是緊張的前兆嗎?怪了,我沒事緊張什麼勁。

「現在妳不是跟我在一起──吃飯?」他輕輕挑著眉。

「可是你說跟你在一起的人……」

「喲,妳想趁男朋友不在的時候偷偷跟我搞曖昧對不對?」齊凱笑的很不單純,然後戳了一下我的額頭。「就知道妳覬覦我很久了。」

「少臭美,你不值得我多看一眼。」被他一激,我的脾氣都上來了,就算今天他有阿湯哥的燦爛笑容還是跟金城武一樣會放電的眼睛,我也絕對不會對他動心,因為我的心裡只有宇浩。

「跟妳處在同一個空間一點也不覺得羅曼蒂克,真搞不懂妳的男朋友到底看上妳哪一點?」或許被我嗆聲,他幼小的心靈受到傷害……幼小?都二十幾歲人了心應該不小,他講話開始不客氣了。

「你沒聽過情人眼裡出西施嗎?虧你還是高知識份子,原來書都白念了。」

「西施?我看妳長的比較像西施犬吧!」

「你……」

「我知道妳要跟我問好,是的,我很好,謝謝妳的關心。」

看到他耍嘴皮子的表情,我很想立刻掐住他的脖子叫他閉嘴,不過見到服務生端著開胃菜過來,我連皺眉的動作都不能做,雖然我稱不上什麼淑女,但在大庭廣眾下還是得顧一下形象。

齊凱,你這個可惡的傢伙──





〈10〉

「我回來了,我有買你們愛吃的滷味……喂喂喂,你們派一個人來幫我提行李一下是會少一塊肉喔?」很久沒回家,兩隻手提著兩大袋準備換季的衣服還有一包不小的滷味,開門進屋總是有幾分難度,我在門口喊了老半天都沒人理我,最後我把滷味掛在門把上,順勢開門進屋。

結果他們四人目不轉睛的盯著電視,我瞄了一眼螢幕,純粹是新聞報導,為什麼他們看得那麼入迷?

「姊,妳哪時候回來的?」弟弟先是吃驚樣,而妹妹則是聞到香味,自動貼過來幫我拿回那袋食物。

「不好意思我回來一下子了。」將身子摔上沙發,我吐了好大一口氣,「不過說實在的,你們到底在看什麼看得這麼入迷?」新聞內容不外乎政治和治安問題,每天上演的幾個鏡頭已經播到讓大眾反感厭惡,沒想到他們還可以接受媒體的精神摧殘。

「飛機失事啊!」妹妹很快的回答,然後像俄死鬼似的吃東西。

什麼飛機失事,我一臉疑惑的看向媽媽。「有飛機出事嗎?」

「有啊!加拿大那邊有一台客機起飛沒多久就掉下來,幸好高度不高乘客只是受傷沒有人死亡,不過聽說有幾個傷勢比較嚴重的到現在還住院觀察,情況好像不樂觀……今天的新聞播的是他們飛安調查人員公佈黑盒子的訊息,確定是機械因素而非機長問題。」

「我怎不知道有這件事?」宇浩會不會也在那架飛機上面?呸呸呸,我怎可以胡思亂想呢?他怎可能搭架倒楣的飛機,沒有給我電話一定是他工作太過忙碌,再過些日子他閒一點時他一定會自動飛回來出現在我面前,到時候我想去哪裡玩他就會開著車帶我去,所以現在我根本不用想太多,一切都不會有事的。

雖不斷的告訴自己千萬別亂想,但一顆心卻一直懸著,越跳越快,那是一種我非常討厭的不安感。

「妳很少看新聞的不是嗎?」妹妹開始吃起滷味。

「俐蓉,妳跟宇浩不是一直都有在聯絡嗎?」爸爸忽然冒出話來。

我輕聲恩的一下,不讓他們知道我和他已經有一段時間沒聯絡了。

「要是覺得不安,妳不會打去他家問問看啊?」弟弟道。

隔天早上,我撥了好幾通電話過去,回應我的全都是嘟嘟聲,沒人接。

沒人接,怎麼辦?在房裡踅了一會兒,最後我還是出門到邱家去,只是令我不解的是,鐵門鎖著,前院滿地樹葉,雜草叢生,彷彿好久沒人整理,按了好久的門鈴,仍舊沒人出來,阿姨到底去哪裡了?

對了,打電話問主任,也就是宇浩的舅舅,他應該知道阿姨去哪裡。「喂,主任,我是俐蓉……」

『宇浩他媽媽去加拿大玩,暫時不在家,就這樣,再見。』

主任一說完就急忙掛電話,我還真是有點反應不過來,咦,他怎知道我要問什麼?剛才我什麼都沒說啊!

不過阿姨去加拿大是哪時候的事情,我怎都不曉得?

回家的路上,我實在提不起勁,即使主任告訴我阿姨出國不在家,但我的心裡總有一點不踏實,因為沒看到他們的人,我很難放鬆心情,連續撥了宇浩的手機號碼,回應我的依舊是語音留言聲,我的心情更低落了。

「喂,地上有黃金喔?」

門口站了個西裝筆挺的男人,他鼻樑上的無框眼鏡差點讓我認不出來他是誰。「齊凱?」

「帥吧!」他走向我,帥氣的拿下眼鏡。

「你有近視喔?」

「眼鏡只是配件。」

「喔。」

「我穿得那麼帥來拜訪,妳一點感覺都沒有嗎?」他微笑挑眉著。

「幹嘛跑到我家來?太閒沒事做嗎?」

「我來你不開心嗎?」

現在我沒心情去感覺什麼,他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一點也不關我的事。

「妳怪怪的。」

我瞥他一眼,搖搖頭,這下子連話都不想說了。

「被男朋友欺負?」他不怕死的問。

「你很煩耶!」我惡瞪他一眼,「我現在沒空理你,快滾吧!」

不過他似乎將我的話當作耳邊風,對我笑了笑後竟然開了我家家門就進去,還很大聲的喊不好意思打擾了。

「誰要你進來了?」我使力的拉住他,這傢伙臉皮越來越厚了。

「我想我來吃頓飯,親愛的程爸和程媽應該很歡迎。」

來不及想對策趕走這討人厭的齊凱,爸媽一見到他就馬上表現出招待客人的親切態度,請他坐泡茶給他還有切水果,搞什麼,我記得宇浩第一次來家裡時他們頂多請他喝茶而已,現在是怎樣,在我面前玩什麼差別待遇,齊凱可是我的頭號仇人耶!

「平時俐蓉受你不少照顧,真的是非常感謝。」我很難相信這是懷胎十月生下我的母親所說的話。

「唉,不過跟俐蓉當同事你還真辛苦,這丫頭雖然二十幾歲但心智還像個野孩子,不稍微留意還真是個麻煩,以後還請你多多包涵見諒。」然後這是養我二十幾年的父親說的,他竟然說我是個麻煩!

「齊凱,你是不是對我父母下蠱?」我冷冷的瞥他一眼。

他微微笑,趁大家不注意的時候靠了過來。「我要是對他們下蠱,對妳會不會有影響?」

「神經病。」我輕輕的罵了他,聲音雖小但還是被爸媽聽到,沒一會兒就被訓話了,說什麼我對公司前輩沒大沒小之類的話。

看他們同一個鼻孔出氣的樣子,讓我不自主的想起宇浩第一次到家裡來,爸媽也是挺他到底,我這個當女兒的只有任他們宰割的份……剛剛才忘記找不到宇浩而感到難過,現在腦子裡忽然出現以前的點點滴滴,胸口不禁揪了起來。

悄悄的離開客廳回到房間,我窩在牆角屈膝埋首,在眼眶打轉的眼淚快速的掉下來,落在我的褲子上。

宇浩離開後就像消失在空氣中似的,我在我的世界裡感覺不到他的氣息,他的笑容在我的腦海裡顯得越來越模糊了,我努力的記起以前我們在一起的快樂時光,但不曉得為什麼,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了。

為什麼?

不應該是這樣子的。

這幾個月下來我沒有一天不想念他,為什麼他的臉、他的聲音還有他的笑容,所有有關他的任何事好像離我越來越遠,而且老天爺似乎故意跟我作對,斷絕可以跟他聯絡的一絲線索。

「大笨蛋,你到底躲在哪裡?」我縮緊身子大喊一聲。

或許哭累了,我在不知不覺中睡著,很少做夢的我竟然在夢裡看到宇浩,我急忙想跨出腳步撲進他的懷裡,但不知怎麼回事身體卻動彈不得,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他笑著對我說再見……

難以置信的驚醒後,我的背部一片濕濡,被嚇醒流的汗果真比一般時候還嚇人。

他跟我說再見……什麼意思?

我很不想推測那到底是不是真的,不過夢裡的宇浩開口就只說兩個字,就是『再見』,清楚的讓我詫訝不己,這個夢代表什麼涵義嗎?

呈大字型姿勢躺著時,我才發現自己已經睡在床上,怪了,哭到睡著還會爬到床上再睡啊我?

翻個身赫然發現床沿趴了個人,二話不說我立刻拉開嗓門大聲尖叫──

齊凱!

這個傢伙哪時候跑來我房間?而且不要告訴我,他看到我坐在角落不小心睡著結果他『好心』的把我抱到床上,然後一副沒發生什麼事的趴在我旁邊陪我睡覺?

「看來妳睡的很不錯。」這是他醒來對我說的第一句話。






PS.下次放新的,敬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楓
  • 我囧
    不會死了吧>"<
  • 哈哈^0^

    y9303147 於 2009/04/18 15:22 回覆

  • 紋紋
  • 天嘎"姐姐
    快快快ˇ我期待XD
  • 我也覺得好像寫很久了...
    總算是有點進度了,呵呵(汗= =a)

    y9303147 於 2009/04/23 14:11 回覆

  • wen
  • ya ya ya 終於有新的了

    加油

    等很久的

    快點回來吧 宇浩
  • 對啊對啊!
    好久了...算一算也要兩年了= =a
    (拖好久了>"<)

    y9303147 於 2009/04/25 12: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