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10.

週休假期就要結束,站在公車站牌下,我的心裡似乎有點抗拒回學校,秋昱事件雖然落幕,但是肩上的傷口會讓我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時候的情景,俊偉哥的心情不曉得平復了沒,如果我很不識相的去問他問題是否會再讓他二度受傷?

既然事情都發生了不可能船過水無痕,自己就得鼓起勇氣好好的面對,或許回不到以前,至少我還有掌握未來的無限可能,只是現在被意外的插曲拐了一下彎,該是回到原來的路繼續前進。

「我說,妳頭低低的在做什麼?」

「當然是在想事情不然會是撿黃金嗎?」

很自然的回了對方的問題後,我整個人突然僵住。

「怎麼不動了?」

迅速的抬頭一看,沒想到阿威就站在面前,一顆心狂跳不己的我頓時一句話也說不出,望著他好一段時間,直到他走近搖了搖我的肩膀,我才徹底回神對他微微笑。

「你哪時候回來的?」我的聲音微微顫抖著,心裡因為高興看到他而變得緊張才會這樣吧!

「昨天。」他伸了懶腰,笑著道:「搭飛機還真是好玩。」

他在澎湖當兵,回台灣的交通工具理所當然就是飛機會比較省時,但現在的我突然有點生氣,我不是在氣他搭飛機用好玩形容,我在氣為什麼他回來沒有事先通知我?

「放假回來前至少打一下電話讓我知道。」

「就剛好排到我放假就回來,現在我就站在這裡不用打電話妳也知道我回來了啊!對了,我簽四年的自願役,每個月都有一周的假期,所以以後我每個月都會回來一次。」

「四年自願役?」我傻眼,四年是一千四百六十天耶!他以為一千多天的日子很容易就過去了嗎?「為什麼你要簽?你怎不跟我商量一下?」

阿威聳了一下肩,道:「是我當兵又不是妳,就算早點告訴妳,我們要商量什麼?」

「你不能顧慮一下我的感受嗎?」

「妳的感受?」

他根本不曉得過著等待一個人的日子是多麼難熬,自他上次離開至今有一百多天的日子,每一天我都在想念他,一顆心懸著等他回來,雖然很辛苦,但我總是告訴自己,再過不久他就要退伍,再等一段時間,熬過就沒問題了。

不過看來是我把事情想的太簡單,我們還要分開四年,況且四年過去他不一定就此退伍,或許還會繼續簽下去,當個終身軍人,或者在這期間,他認識別的女孩子,而我從此只是他的『好朋友』,不管怎樣,隱藏的變數太多太大,我實在很難想像未來到底會有什麼突發狀況正等著我們。

盯著他好一會兒,滿肚子的話好想就此脫口而出,但是我沒勇氣直接坦白。

我喜歡你,你也一樣喜歡我嗎?

「上車吧!」他突然從口袋掏出車鑰匙。

「幹嘛?」莫名奇妙叫我上車,他想做什麼?

「妳有沒有想去的地方?」

這下子我更一頭霧水了。「你要把我載去賣掉喔?」

「哈哈,妳值多少錢?把妳賣了說不定我還要倒貼咧!」

「你說什麼?」竟然把我說的這麼沒價值。

「開玩笑的,快點啦!妳有沒有想去的地方?」一下子他的神情變得正經許多。

「你說的是真的?」本來我想說的是『你要帶我出去玩嗎?』,但是我們之間的灰色地帶太廣闊,隨便一句話都可能造成誤會。

「我像是欺騙妳的人嗎?」

我不在意的笑了兩聲,「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你想什麼我會知道嗎?」

看著他,我不禁感慨起來,如果我知道他在想什麼,或許就不必這麼辛苦的等待他的答案,到頭來問題還是在於我,只要我一天不表明心意,痛苦就會增加一分。

突然,他拿走我手上的包包,似笑非笑的盯著我。

「幹嘛?」他這個模樣還真令我不習慣。

「我記得妳說想去鹿港一次,因為妳沒去過,還有田尾公路花園。」

我驚訝的瞪著他,那些話是之前我無意間跟同學聊天說的,當時他只是正好路過我們旁邊,事隔之久怎麼還記得那麼清楚?「我是很想去那裡沒錯,不過不是現在。」

「不是現在不然是哪時候?」

怎麼想都覺得怪,他今天說話的語氣跟我印象中的他完全不一樣,以前和他說話的時候他總是以『恩』、『不然咧』等簡單的字回答,而現在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幾乎都超過三個字,是我的幻覺還是男孩子當了兵個性也有些變化的關係?

就在我思考為何他的個性變的跟以前不一樣的同時,被他半拉半推的塞進車內,車子發動後,我們就上高速公路往彰化前進,不到一個鐘頭抵達員林,然後是田尾,接近公路花園的路邊,隨處可見三輪車的行蹤,尤其是一家人共乘一輛三輪車開心談笑的景象,讓我打從心裡覺得很溫馨。

從沒來過這裡的我一下車就往賞花路線的看板走去,雖然路線有分遠近,不過最後都會匯集到同一條路上,不曉得該走哪裡可以看到美麗的花而有點傷腦筋,阿威卻在這時出聲。

「反正又不會迷路,走哪一條都一樣。」

他對我微笑一下,然後選擇右邊的路當起點,對這裡一點也不熟的我也只好跟著走,就算每條路的終點都是同一個,如果一個人不小心挑到人少的賞花路線,又不小心在途中遇到怪怪的路人,到時候要喊救命也沒人聽到。

沿路我拿著手機拍攝漂亮的花,還有天空雲的變化,如果不是忽然決定外出的話,用相機拍攝景物還來的漂亮許多。雖然眼睛一直盯著螢幕,不過我還是偷偷注意著阿威的表情。

我還是很想聽到他親口說出帶我出來玩的原因,問了會有答案嗎?

中午,我們在一家花園餐廳吃飯,我點的是黑胡椒牛肉燴飯,但是真正吸引我的嗅覺是窗外那片香水百合的清香味,一大片的香水百合朵朵開,讓我一邊扒著飯還一邊往外觀賞,用力的吸氣想把所有的花香都吸進去。

「妳怎連吃飯都很不專心?」阿威輕輕敲著桌子,要我把目光放在桌上。

「今天難得有機會可以來看花,我當然要好好把握,不然下次再來都不曉得是哪時候的事了。」

我不會開車,認識的朋友和同學也沒幾個人有車,想來這裡的話要自己規劃搭公車,不過重點是,以後到底能不能跟他一起出來究竟是個未知數。

「想來就來,難道還要配合良辰吉日才出門嗎?」他一臉好笑的看著我。

「呵呵。」我偷偷呼了一口氣,他根本不知道我心裡在想什麼。

下午我們到鹿港,我先走進媽祖廟裡雙手合掌拜拜,祈求媽祖保佑我身邊每一個人,也請祂保佑阿威在外島一切順利。

「妳有事求助於神?」走出廟,阿威這麼問我。

「不告訴你。」我故作神秘,希望能引起他的好奇,可是之後他也沒多問什麼。

「要不要吃蚵仔煎?」他比著前方一整排的店家。

「好啊!」來鹿港不吃一下蚵仔煎才不虛此行,當然要點來吃。

他忍住笑意瞄著我。「中午吃的那麼撐,妳還能再吃嗎?」

「可以。」我非常肯定的點頭。

挑了一間店坐下吃蚵仔煎,阿威忽然盯著我。

「怎麼了?」被他盯得我有點吃不下。

「最近學校生活還順利嗎?」

他一提,我又想起秋昱和俊偉哥,除了這件事情,其他的我都適應的蠻不錯。「當然,我要是說了學校的生活你一定會羨慕的。」

「那妳說說看發生什麼有趣的事。」他一臉期待的表情。

「我們班有個感覺很像流川楓的同學,而且我也遇到以前住在我家隔壁的大哥哥,現在他可是我的學長。」本來不想說這些,可是我又很想看他聽到這個會不會有其他的反應。

「很好啊!班上有個灌籃高手一定會是全校的焦點,好久不見的鄰家大哥也變成學長,妳的校園生活不無聊了。」他拿起筷子,開始吃著剛送上來的蘿蔔糕。

聽到他的回答,我整個人像是洩氣的皮球,完全沒勁了。瞪著桌上的蚵仔煎,我以為它可以拉進我們之間的距離,看來食物不能派上用場。

傍晚,阿威載我回學校宿舍,提著行李關上車門,我特意壓抑心裡的憂鬱,揚著一抹微笑看著他。「回家路上小心。」

「恩。」

「我今天很開心,謝謝。」望著他,鼻頭竟然一陣酸,眼淚千萬別在這時候掉下來啊!「以後有空,我們再一起出去玩?」

「好,不過要等我有放假回台灣。」

向我道別後,阿威上車發動引擎,車子走了,剩我一人還在原地。




**你就像一陣風,突然來到我身邊,然後又不留什麼的離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ple
  • yaya jia you XD
    haha i almost forget all the story= ="
  • 我知道,
    這篇從去年暑假就無音訊了>"<,
    (本來還想丟著...)
    妹,妳的電腦又不能打中文啊?
    下次我也來用英文回覆妳好了,哈哈~

    y9303147 於 2009/04/02 11:41 回覆

  • 楓
  • >"<這是人家上multimedia時偷偷溜過來的嘛...
    可是都不懂我的犧牲
    我不要理你了啦(淚奔)









    好白癡喔我= ="
  • 賣安ㄟ啦(追~)
    我不是故意的...

    y9303147 於 2009/04/04 08:46 回覆

  • wen
  • 呀呀呀 田尾跟鹿港都離我家很近喔 呵 ~~
  • 對啊!
    妹妹妳住彰化,不過我好久沒去彰化晃了,
    改天如果去到那邊,
    或許要麻煩妳當導遊。

    y9303147 於 2009/04/06 12: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