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時分,我坐在床邊,緊握著手機,猶豫要不要打電話給宇浩。

通常半夜一點多的時候,我是該睡了,不過不知道為什麼,這陣子我每到這個時間就會自動醒來,然後就睡不著了。

宇浩三個禮拜沒打電話給我了。

他去加拿大一個多月,只有前三週跟我連絡,雖然不是每天通電話,卻會利用即時通講話,由於時差的關係,我們上線聊天的時間只有短短兩小時,而我的生活作息可是全變調了。

或許是因為他剛過去加拿大,手邊的瑣事太多沒解決,也或許是工作太忙要加班……想了好十幾個為什麼沒有他的消息的原因,終究沒有個所以然。

既然他沒打過來,為何我不自己撥電話給他?如果事情只要其中一方付諸行動就可解決的話,我就不會失眠了──我曾撥了他的手機數十次,回應我的都只是語音信箱,若只是偶爾幾次倒還沒關係,但不是,他從來就沒開機。

有時候我有一股想飛到加拿大問他為何不開機的衝動,不過我們早已約定好,絕不會讓對方感到任何壓力,所以這股沒經大腦思考的衝動一次又一次的被瓦解。

起身喝了一杯溫開水後,我重新躺回床上,把心煩的事情暫時拋到腦後,連續失眠好幾天了,要是再不睡恐怕精神會嚴重衰落,無奈枕邊的鬧鐘,秒針滴答滴答的聲音大的嚇人,害我的精神意外的好,不想闔上眼。翻身幾次,最後我還是把鬧鐘裡的電池拔起來,房間裡總算安靜多了。

由於人為因素導致鬧鐘罷工,我睡到將近上午十點多,原本預計在中午前發完三百多張的問卷的目標想必困難重重了,不過我不會隨便放棄的,即使要我發到下午或晚上,我也一定要發完!

盥洗完畢後,我換上一套粉藍色的休閒服,不打算吃早餐就抱著我的問卷跑出房間,到警衛室踩著最近才買的腳踏車離開宿舍區。騎了約十五分鐘,我把腳踏車停放在大榕樹下,用大鎖鎖起來,背著側包手抱著問卷往前方的路口跑去──這裡是我的第一站,若沒意外的話應該也是我的最後一站。

附近有一所知名大學,而這個路口是大學生必經之處,我要是站在這裡發問卷的話,一定可以滿載而歸的,至於為什麼挑大學生下手,那是因為學生在日常生活裡所需的物質要多變化多且要精緻,最重要的是新鮮,就是所謂的創意了,他們在這方面的想法比較多,我要是能蒐集到他們的意見,交件就不成問題了。

「同學,可不可以打擾你們幾分鐘的時間?」一見到十幾名大學生過馬路往校門口走來,我立即上前,露出最和善的笑容,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他們可能不會停下腳步聽我講話,但我只希望他們能瞄我一眼,一眼就好了,至少我覺得沒被他們當作空氣的一部分。

不過希望跟現實總是有一段很大的差距,他們不但沒瞥我一眼,還快速從我旁邊經過,還有人大聲的對我喊道:『可惡的詐騙集團給我閃邊點,不然待會我要報警!』

嗤,詐騙集團的成員有長的比我漂亮嗎?嘔,太噁心了,我怎會這樣想呢?話說回來,他們會認為詐騙集團份子在學校附近做問卷是為了取的人家的身分證字號或是手機號碼是很正常的,畢竟此時的台灣已經快要成為騙子的天下,小老百姓若沒有警覺心保護自己而吃了虧,後果可真是不堪設想。

都是詐騙集團的橫行,現在的社會一點人情味也沒有了。

雖然這群學生不理我,但我絕對不會就這麼放棄的,見前方又來了一批目標,我趕緊跑過去,面帶笑容的開始做調查。

「同學,不好意思耽誤你、妳……」他們走路的速度太快,一時之間我不知該先問哪位。

這回雖然有人肯施捨一些眼光給我,也發出幾張問卷,但沒多久那些離開我手上的問卷全被揉成一團丟在地上,唉……有發跟沒發根本就是一樣的,這些人真的是太沒良心了,問卷的內容好歹也是我熬夜兩天才生出來的,就算不看也可以帶去上課當計算紙,或是拿來當情書的草稿也行啊!

心血被丟在地上,我的心情頓時間壞了起來,如果這裡沒人的話,我可能會破口大罵,髒話三字經也可能會出現。

「您對目前3C產品的看法如何?在二十一世紀的未來,您最看好哪一項科技的發展……」

這話好熟悉……對了,這是我的問卷裡的問題!

原以為老天總算給我個機會,有人願意閱讀內容了,歡喜之際抬頭望了望,沒想到老天賜予我的貴人竟是齊凱,害我驚訝的下巴關節差點脫臼。

「妳的做法會不會太老套了?」他彎著腰撿起掉在地上的問卷,有幾張就撿幾張,然後攤開壓平。

「你管我!」

他走向我,「妳的東西?」

「已經不是我的了。」反正那幾張紙都被當成不值錢的垃圾了,他幹嘛撿回來給我啊?

他點頭微笑著,把那幾張紙對折再對折後放進口袋。「就送給我當紀念囉!」

「紀念?」他是不是哪根筋壞了,拿被丟棄的紙當紀念?

「妳怎了?」他把我剩餘的近似三百張的問卷接過去,笑著問:「難道這些也要給我嗎?」

「給你?你發的完嗎?」我瞪他一眼,把那疊紙搶回來。「你閃邊點,不要妨礙我工作。」

「原來這要發的啊?」他一臉恍然大悟的樣子,又搶走我手上的問卷。「妳去對面的露天咖啡店喝杯咖啡休息,我來幫妳發,保證中午十二點前發光光,還有滿載而歸的民眾意見。」

看他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我懷疑的睇著他,很難點頭說沒問題,平時他吊兒郎當的一點也不正經,還老愛跟我做對,怎今天自願幫我發問卷,事無蹊翹才怪。再說剛才正眼看我的人只有兩個,三百多張的問卷怎可能在短短的時間內發完,而且每一張還有人現場寫出來的意見?

「齊凱,我看你還是不要……」

「我辦事妳放心啦!」他拍拍胸脯笑著,然後把我推到旁邊,開始做問卷調查的動作,他發了十幾張後又跑過來推我一下,道:「快去旁邊涼快,不要妨礙我。」

瞧著他認真的表情,看來他是真的打算幫我了,不過我才是問卷調查的企劃人,他竟然叫我去旁邊涼快,反客為主會不會太過分一點啊?而且我也不是受人家幫忙之後自己就到旁邊休息的人,雖然有意要留下來,但齊凱很堅持要自己發,還把我帶到咖啡店前,然後一個人跑回校門口。

隔著一條大馬路觀察幾十分鐘,他臉上的笑容比平常多了幾分親和力,講話方式也很有禮貌,不少學生圍在他旁邊聽他講話,有的還拿筆出來寫問卷,幾分鐘前他還鑽出這群人,飛快的跑去攙扶兩個老婆婆過馬路……

今天的齊凱跟我平時認識的齊凱真的很不一樣,或許他可能是裝出來我所不知道的一面,但我的內心深處一小部分卻是相信這就是他的本性,只是平常不隨意顯現出來吧!

「喂!」

不知何時他已經站在我面前了。「發完啦?」我笑著問。

他把所有的問卷交到我手上,露出可憐的表情。「妳的心好狠啊!我在那邊辛苦的招攬聽眾寫他們的看法,妳竟然連一句『辛苦了』的貼心話也不施捨給我,我好難過唷!」他邊說邊靠近我。

「不要靠過來啦!」我用手推著他的肩膀,以免他再靠近一步。

他很識相的停下腳步,嘆氣搖頭。

「怎了?沒事嘆氣會老的很快唷!」我好心提醒他千萬不要嘆氣,因為細胞會死的快,皺紋長的多。

「我肚子餓了。」

肚子餓……對喔,我差點忘了現在是午餐時間了。

「齊凱,為了謝謝你的幫忙,我請你吃一頓好料的,要吃什麼儘管開口吧!」

聽到我這麼一說,他的眼睛頓時間亮了起來,手指頭邊數邊道:「那我要吃鵝肝醬、烏魚子、法式料理、小羊排……」

「等一下!」要命喔!他列出來的清單沒有一樣是我付的起的。「你認為我有可能請你吃這些高級料理嗎?」就算今天我有經濟能力可以請他吃高級料理,但現在根本不是烏魚子的產期,我豈不是要跳海去抓?

他很正經的直視著我,突然噗哧笑了一聲。「不可能。」

「既然這樣你還要……」話還沒說完,他拉著我往市區的方向走去。「要去哪裡啦?」

「我請妳吃高級料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