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5.

林弘揚看著坐在對面慢條斯理喝咖啡的男人,全身卻不由自主的戒備起來,雖然對方是認識多年的好友,但總覺得今日突然約出來見面似乎有些古怪。

從頭到尾一直被緊盯不放,蕭英豪也是渾身不自在,他不明白好友為什麼像在怒視敵人似的看著他,明明誰也沒欠沒錢啊!「誰惹你了?」

「你……」

「我怎了?」

「我說的就是你。」林弘揚白了他一眼。

「我今天約你出來喝茶,這樣也叫惹到你啊?」蕭英豪覺得有點無辜。

「你有話就直說,不要拐彎抹角,這樣一點都不像你。」

像是事蹟敗露似的別開視線,蕭英豪笑的幾分不自在,今天他打算旁敲側擊問好友有關花店年輕老闆娘的事情,只是說話從不吞吞吐吐的他不知如何開口,因為那天她像是在四周築起高牆防備的樣子引起他的注意,倘若她真有不能言喻的苦衷和困難,他……

他要跳出來為她伸張正義嗎?還是當孩子的爸?

呸呸呸,他在亂想什麼?什麼孩子的爸,他純粹好奇那位老闆娘的處境,對她可是沒有不良意圖,如果她真的受到什麼委屈,他有法律途徑為她解決困難啊!

看到蕭英豪一下子展眉一下子愁眉的表情,林弘揚更不明白他到底找他出來做什麼?就算遇到棘手的案子他也不會有兩極化的表情才是。「你究竟想說什麼?一直扭扭捏捏的很像女人耶!」

「我是要問你,有關我弟辦婚宴的花……」

「花?找我們老闆娘……」林弘揚突然頓悟,這傢伙想問的不是花吧!「我警告你,千萬不要去惹她。」他一臉嚴肅的說。

「我只是好奇……」

「欸,你難道不曉得你的好奇和過度旺盛的正義會傷害人家嗎?」

蕭英豪不明白他為何激動,「幹嘛一副你好像什麼都知道的樣子?」

林弘揚一愣,如果他知道童彥伶的一切,他就能為她做點事情,分擔解憂,可惜從他們認識至今雖然不是很長一段時間,但是她也不曾透露自己的私事。「為什麼想認識她?」

「她一直武裝自己很辛苦。」他微笑,「站在正義的角度來看,我覺得能幫一個人就算一個人。」

「你還真是雞婆。」

「就因為我很雞婆,每天都有忙不完的事。」今天能偷閒喝下午茶,他覺得這是人生一大奇蹟。

「既然很忙還不趕快滾回去?」林弘揚白他一眼。

真是無情的朋友,話才講完就開始趕人,蕭英豪瞄了一眼手錶,現在也該回辦公室辦正事,萬一被媒體朋友拍到他上班時間在外偷閒喝咖啡,不登上明天頭條新聞才奇怪。

揮手跟好友道別後,原本該回辦公室上班的蕭英豪,卻走往另一條相反的路,搭了十分鐘的市區公車最後在『星願』花店對面下車,當他看見店裡的童彥伶包裝花束時的微笑模樣,自己竟然也跟著笑了起來。

若問為什麼要來這裡,他也說不出個所以然,純粹想要過來看看而已,而且他也該那時候的無禮向她道歉,想幫助她的前提下也要兩人之間沒有誤會,否則他可能一輩子都沒機會跟她說上一句話。

想著想著,他已經走過斑馬線來到花店門口,以為討厭他的老闆娘會立刻給他無數瞪眼或是不甩人,結果卻是滿臉笑容的跟他打招呼,讓他驚訝的差點說不出話。

她是真的忘記他曾經給她不好印象?還是不管是誰上門都秉持微笑待人?蕭英豪低頭思考著。

雖然對他保持笑容,童彥伶的心裡可是戒備著,她從沒忘記這個自以為是的檢察官曾經惹火她。

「蕭先生,今天需要什麼花嗎?」這幾天她也在新聞報導看到有關他的動向,原來他真的很有名氣。

「我……」看著她那麼大方似乎不記小節,蕭英豪反倒不知所措。「我想問老闆娘有沒有名片,上次打算跟妳商討我弟婚宴需要的花,可是……」

可是最後搞壞氣氛,弄得大家不歡而散,重要的事反而被丟在一旁。這些話噎在喉嚨他說不出來

「我沒有印名片。」童彥伶轉身撕下日曆指一角,拿出原子筆寫下自己的名字和聯絡方式,然後遞給蕭英豪。「如果蕭先生的弟弟有需要其他特別的花,請你轉告他直接跟我聯絡,謝謝。」

如果他夠聰明,就能清楚這句話的特別涵義──當事人跟她聯絡即可,不要他時常出現在她視線範圍內。

「妳還在生氣嗎?」他覺得她說話的語氣還是有幾分敵意。

「請問你指的是什麼?」沒錯,雖然她很努力的抑制怒意,但是看到他就無法消氣,因為她不曉得他何時還會說出驚人之語,挑戰她的極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WEN
  • 呀呀呀

    這次有點久喔

    不管不管
    我想看俐蓉跟宇浩啦
  • 最近都在畫圖...
    故事寫的很隨性,
    都是隨機選取來寫的,
    妳想看的續集還要再等一段時間了>"<

    y9303147 於 2009/02/23 23: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