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 # #

大學時期,余雅貞有幾個參加車隊的朋友在今天突然打電話過來,邀她下班一起看車賽,順便聚聚聊天,自從畢業後,他們見面的次數屈指可數。每個月的月底,各部門的工作大多已經完成交差,下午五點準時下班,她拉住打算往宿舍走的黎飛揚。

「要不要一起去看比賽?」

「比賽?」最近有辦自強活動嗎?黎飛揚皺著眉想了下。

「我有幾個朋友跟人家組隊玩車,聽說今晚有比賽要我去幫忙加油,如果晚上沒事的話妳要不要過來一起吶喊?」

「妳要跟他們去飆車?」在她的認知裡,玩車的人通常都會飆車,要是運氣不好時,新聞報導就會告知社會大眾,又有人飆車丟掉寶貴的生命。

「誰告訴妳玩車就是飆車,也等於玩命?」余雅貞一下子就識破她天真無比的想法。

「可是比賽途中可能會發生意外。」她的腦子立刻浮出事故車禍的畫面,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拜託,誰願意出車禍?」她快受不了了。「快啦,要不要去?」

黎飛揚遲疑一下,最後還是拿不定主意,余雅貞在旁看不下去了,直接幫她做決定。

「這樣真的好嗎?我又不認識妳的朋友,帶我去的話他們會覺得奇怪吧!」

「放心,有我在,你們一下子就會有聊不完的話題了。」好不容易可以帶飛揚出門見識見識,她怎可能丟她一人在宿舍看電視,這樣就太不夠朋友了。

簡單梳洗後,她們坐進一個叫阿燦的男人的車裡,坐在駕駛座旁的位子是一個整頭染成紅色、穿著十分時髦且暴露的女人,無視旁人的存在,每隔幾分鐘就與阿燦熱吻,而阿燦的手也是不安分的在她身上游移,余雅貞一副不以為然,好像早已見怪不怪,但對規規矩矩過日子的黎飛揚來說,感覺像極了未滿十八歲的小孩子被迫觀看限制級畫面。

沒想到雅貞這麼正派的人竟然會有這種作風大膽的朋友,真是令她驚訝。

車子越駛向山裡天空就越黑,黎飛揚只見窗外閃電一現,雷聲隨後隆隆作響,接著雨水唰的好大聲直落而下,擋風玻璃上的雨刷受到雨勢影響動作非常緩慢,幾乎就要停止了。

「靠,沒事下什麼雨?」駕駛座上的阿燦搥了方向盤一下,臉色不太好。

「阿沁他們的比賽會不會喊暫停啊?」余雅貞關心問道,好不容易有機會來看好朋友的車賽,結果老天不賞臉,實在太掃興了。

「應該不會。」紅髮女人轉頭瞄了她們一下。「不過雨要是不停,他們的車賽可能就要取消。」

「他們都喜歡在雨天賽車嗎?」黎飛揚看著余雅貞問。

「看狀況,比較瘋狂的人就喜歡這種壞天氣比賽,不過大多數的人還是希望好天氣。」天氣佳意外就少,麻煩也會少。

「可是今天不適合比賽吧!」黎飛揚又說。外面雨大又打雷的,主辦單位應該延後比賽或是取消才對,畢竟攸關人命問題。

阿燦點了根煙,瞄了後照鏡一眼。「雅貞,妳朋友很緊張喔?」

當然緊張,先撇開那些參賽的人不說,他們現在逆風逆雨的方向前進著,究竟能不能爬到山上還是個問題。黎飛揚心想著。

余雅貞笑著聳肩,接著輕拍黎飛揚的肩膀,告訴她放輕鬆別太緊張。

黎飛揚望向窗外被雨水沖刷而扭曲模糊的景象,她不怕打雷閃電的壞天氣,但不曉得怎麼回事,這場雷雨讓她感到些許的不安。


3.

天空不作美,在開跑前一小時竟然下起大雨,穿著雨衣的凱文正為裴顯徹的轎車做最後的檢查和煞車調整,為了安全起見,他把四個輪胎全換為雨胎,這樣的話在比賽途中輪胎可以快速將水排開獲得抓地力,以免過彎時打滑而翻車。

裴顯徹撐傘走來,蹲在他旁邊,臉上的笑容並未因為天氣不佳而消失。「後面兩個輪胎換回原來的輪胎。」

「Are you kidding?」凱文連忙搖頭,「No way,我是你的維修技師,無論我做了什麼樣的決定和動作,你都不能干涉。」這種鬼天氣怎能用平常的配備去跑,一下子就撞車了。

「凱文……」

「我說了,你得聽我的。」其他事情都好談,只有這次的比賽絕不能妥協,他不會讓裴顯徹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下冒險。「如果你覺得我太霸道不講理,我們馬上退出比賽,然後回去。」

裴顯徹輕嘆一聲,停頓幾秒後點了頭。「我明白了。」

雖然口頭上答應了,但裴顯徹心裡卻不打算乖乖聽話,趁凱文離開,他將傘丟在一旁,從車上搬下工具箱換下車後兩個雨胎,雨水打在身上的模樣就像一隻狼狽極點的落湯雞,這下子凱文不發現他偷偷換輪胎也很難,算了,車賽是他要比的不是凱文,待會小心一點就好。

「阿徹。」

肩膀猛然被人一拍,裴顯徹迅速轉身,見到一張絢燦微笑的容顏,他驚訝的不知該做何反應,笑臉以對或是冷眼相看。

「好久不見了。」年輕女子撐著傘靠近他,動作輕柔的掏出手帕為他拭去臉上的雨珠,裴顯徹沒躲也沒閃,看了她好一會兒,揚唇微笑了。

「是好久不見了。」

沒想到是哥哥的昔日女友、他的初戀情人,孟筠……會出現在他面前。

大二那年的暑假,老天安排他們三人認識,沒多久便上演一齣我愛妳妳愛他的三角愛情戲碼,他喜歡孟筠,可是孟筠的目光只追隨著裴顯靖,感情不能勉強,所以他選擇放手成全他們,不過兩年前,孟筠為了到巴黎追尋她的時裝模特兒之夢,跟裴顯靖分手了,當時他知道這件事時,只想罵哥哥為什麼輕易答應她分手,他可是猶豫好久才死心湊合他們的。

現在孟筠就站在他眼前,他對她已經沒有以前的如痴如狂的愛戀,有的只是朋友久違的熟悉感。「原來妳還分的出我和阿靖誰是誰。」

「當然囉!我是孟筠啊!」她的笑容,就像陽光一樣燦爛,當初,他就是因為她的笑容才喜歡上她。

全世界六十多億人口裡也只有孟筠才分辨的出來他們兄弟吧!

「阿徹,你有女朋友了嗎?」她突然冒出這麼一句話。

「怎問這種問題?」他開玩笑的反問:「還是終於覺得我比較好,決定待在我身邊?」

孟筠不笑了,像是在徵詢意見的問:「如果我說是,你願意嗎?」

若是以前的他聽到這句話高興都來不及了,但是此刻的他卻沒有一絲的驚喜。「別開玩笑了。」他們已經懂事的成年人,不是一天到晚把感情當兒戲的無知小鬼。

「徹,我……」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千萬別在這時候說什麼妳覺得我比跟阿靖好。」這輩子,他最討厭的就是被人跟自己的兄弟做比較,就連感情也是不容允許的。「阿靖還是很愛妳的,雖然他老是一臉不在乎。」

她很意外裴顯徹如此的冷靜,她看不到昔日那雙緊盯著她溫柔的眼神了。「我跟阿靖是過去式了。」

他聽的出來她的聲音在顫抖,為什麼她就是不肯誠實一點?其實她還是愛著阿靖。

雨勢,逐漸減緩,雷聲也逐而減少,距離比賽的時間越來越近,所有的工作人員及參賽車手已經開始活動,為車子做最後的安全檢查,週遭又開始嘈雜起來,在人來人往的休息區,他看到一抹正在找尋什麼似的還不時撞到桌角的身影,不自覺的掩嘴忍住笑意,一旁的孟筠沒察覺他的神情變化,一顆心急著想問個所以然。

「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她問。

「這個答案,或許要時間的證明。」微微笑著,他保留態度的回答。

同時,他又伸長了脖子探了探,無意間又看到有趣的畫面,有個義大利籍的技師用怪腔調的英文跟她問話,而她就像鴨子聽雷聽不懂卻又不知如何是好。

覺得被無視於存在的孟筠很不是滋味。「你可以認真一點回答我的問題嗎?」

「妳可以認真考慮妳跟阿靖的問題嗎?」他仿著她的語氣,其實她和阿靖只要有一方坦白一心只愛著對方的心意,兩人的問題就解決了。

「阿徹!」

「要聽真話是吧?」裴顯徹很不耐煩的轉頭,「是的,我有女朋友。」

「你說謊。」她不相信,因為從以前他會自動的跟她分享毎一件事情,無論是喜是憂,假使他真有女友也決不可能瞞著她不說。

「妳又不是第一天認識我,難道不知道我的為人嗎?不說了,我要準備比賽,觀眾就該待在觀眾席,不要在車手旁說一些影響賽前心情的話。」

其實真正影響他的是,現在在休息區跟老外的雞同鴨講的她,黎飛揚。

下車沒多久就跟余雅貞走散,黎飛揚除了慌還是慌,不曉得是緊張還是哪根運動神經失調,走路跌跌撞撞,還被外國人擋下來問話,她會說流利的中文和發音不標準的台語,英文對談只會幾句簡單的問候,太深奧的字詞她完全不懂,要是老外不知道成語對牛彈琴的意思,那她可就是最佳的解釋範例。

裴顯徹的出現,用幾句流利的英文就輕而易舉的解決她的困窘,外國男人離開後,黎飛揚才像是看到什麼凶神惡煞似的連退了好幾步跟他拉開距離。「裴顯徹,你怎會在這裡?」

「妳沒聽過英雄救美嗎?」他打趣的說。

「你看起來不像英雄。」她很想跟他說聲謝謝,要不是他及時出現,恐怕現在還在用破到不行的英文跟外國佬對抗,但每次見面就口不對心,彷彿不吵個一兩句就會渾身不對勁。

「妳的長相也不是歸類在美的那一類啊!」裴顯徹挑眉,搖頭哈哈笑著。

「不想跟你講話。」她瞪了他一眼,轉身走向剛停車的地方,目前最重要的是得趕緊找到余雅貞,否則她可能就要走路下山了。哎!她也真倒楣,跟好朋友失散還遇到水火不容的裴顯徹。

「開個玩笑也不行啊?」他追了上去,「真難得,妳竟然看的出來我是阿徹不是阿靖。」剛才她喊出他的名字那瞬間,他真的很開心。

「我瞎猜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怎突然有分辨雙胞胎的能力,剛才只是直覺的喊出來而已。「你是不是故意跟蹤我,然後趁機出現跟我抬槓?」不然怎可能那麼巧,不管到哪裡都會遇到他。

「又不是整天閒閒沒事做,我跟蹤妳做什麼?」

「你有看過壞人的臉上寫著壞人兩個字嗎?」她堅持他有不良企圖。

這女人,有嚴重的被害妄想症。「我是來比賽的。」

「你也要飆車?」她難以置信的看著他。雨才剛停路面還濕濕的,開車都要很小心,根本不適合開快,就說這種比賽會要人命的。「阿靖知道嗎?」

他搖頭,在惡劣的環境比賽這件事要是被哥哥知道,一定會被禁賽的,再說他偷偷把雨胎換下,除了冒險就是玩命。「等一下幫我加油啊!」

「為什麼我得幫你加油?」她一個車手也不認識,對車賽又沒興趣,有沒有幫忙加油打氣根本不重要。

「就憑我們有『超級特殊』的親屬關係。」他握著她的手,彷彿他們真有什麼關係。

黎飛揚抽回手,他們只是偶爾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只有名義卻沒有血緣的兄妹,踏出那個所謂的『家門』後,他們就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才不會承認你是我的誰,再者你們這些人只要聽到加油一定會用力的踩油門,到時後車子打滑出事情誰負責?受傷也沒有國家賠償。」

「擔心我啊?擔心的話加油聲喊大聲一點,祈禱我平安抵達終點,拿下冠軍,然後我們就可以一起辦慶功宴。」他拍拍她的右肩,瀟灑的離開。

開玩笑,她才不是擔心他出事,只是到時候要真出意外,他沒死而殘廢,下半輩子只能躺在床上,裴叔不哭的肝腸寸斷才怪。

「飛揚,原來妳在這裡。」余雅貞跑過來,身後還多了兩個男人走來。「我以為妳被擠走了。」雖然這不是第一次看山路車賽,但卻是她首次目睹人山人海的景象。

還好余雅貞出現了,否則她真不曉得去哪裡找人。「這兩位是……」

綁頭巾的男人露出迷人的笑容,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我是孫嘉沁。」

原來他就是余雅貞口中的阿沁。黎飛揚微微笑。「你好。」他有一雙明亮有神的大眼睛,兩頰還有大大的酒窩,深色的膚色很容易讓人家誤以為他有原住民血統。

孫嘉沁湊近她,嘴邊揚起一抹漂亮的弧度。「改天有空我們出去喝茶妳覺得如何?」

另一個戴眼鏡的男人敲了他的頭一下,「要比賽了快去就位。」他瞄了黎飛揚一眼,道:「我是阿沁的表弟。」他不笑的臉看起來很冷漠。

「你好。」找不到話題可說的黎飛揚忽然冒出一句:「今晚比賽的車手實力很堅強嗎?」

「何止堅強,簡直可以用神來描述了。」孫嘉沁顯得很興奮,「阿徹有來妳知道嗎?」

余雅貞附和著:「是本來可以當車神的阿徹……」想到飛揚對車賽一無所知,她擺了擺手喊算了。「跟妳說那麼多也沒用。」

阿徹?不會是裴顯徹吧?黎飛揚低頭沉思。

如果他們口中的阿徹是裴顯徹的話,那他們就會知道阿徹就是副經理裴顯靖的孿生兄弟,到時候不引起騷動才怪。

當她想問個清楚時,阿沁跟他的表弟已經離開,余雅貞則是拉著她往山下的方向走,說要到最關鍵或是可以扭轉情勢的地方觀賽比較刺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大腳
  • 好久不見:)
    牧羊姊姊,
    歐你近來好嗎
    哈哈我真的好久好久沒有來看你了欸
    高中超忙的 樂在其中
    哈哈
    姊姊最近過得還好嗎
  • 嗨嗨~
    看來妹妹最近很充實唷!
    我這陣子暫時小忙,還是覺得學生最輕鬆了,
    現在大環境景氣差,連忙找其他出路,
    雖然工作還在,不過對未來的危機意識還是不能少。

    y9303147 於 2008/12/18 18:32 回覆

  • Melody1340
  • 喔喔!我找到了=ˇ=
    就是這篇齁,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