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6

 

「都是妳亂說話啦!不然余婷娟就不會點我做妳的助手。」這句話齊凱從早上講到現在,隻字不改。

 

將組長交給我的資料放進背包,我起身走到他面前,一派輕鬆的說:「一切起因還是因為你亂陷害我,所以你不能怪我,知道嗎?」害人害己的報應已經降臨在他身上了。

 

回位子背背包,我快速的跑進剛開門的電梯,不過他的動作也很迅速,我前腳一踩進電梯他隨後就到,跟我一起到一樓。「你不要一直跟著我行不行?」他應該是往停車場的方向,可是他卻跟我往宿舍方向走去。

 

他好像是故意要鬧我似的,跑到我前面擋住我的去路,露出微笑道:「妳的話現在可是聖旨,我怎可能不聽呢?而且要是被余婷娟知道我忤逆妳,說不定下禮拜我就被炒魷魚了。」

 

「所以請你讓路不要廢話。」

 

「我說完話就會走。」他忽然伸出右手,臉上的笑容還在。「很高興跟妳合作。」

 

聽到這句話後,我整個人放鬆許多,原來他還蠻好相處的,沒遲疑的我握上他的右手,沒想到手心突如其來傳來一道刺麻的感覺,我嚇了一跳趕緊把右手縮回去。

 

「哈哈哈……」他捧腹大笑。

 

「你剛才用什麼東西嚇我?」我瞪著他。

 

「我自己做的整人玩具啊!外面買不到的,只有我會做的唷!」他的手上拿了一個跟火材盒差不多大的黑色物體,很得意的道。

 

「你敢整我?!」一肚子的火全湧了上來,顧不得形象,我在大庭廣眾下生氣的跺腳。

 

「為什麼不敢?要我跟妳合作?等一百年吧!」

 

「你……」原來我剛才被他虛偽的表情騙了,他只是為了整我才會說好話,真是太可惡了!像他這麼惡劣的人遲早會下地獄的!

 

「俐蓉!」

 

一聽到有人叫我,我轉頭往聲源一看,是宇浩,我朝他揮了揮手,然後丟下齊凱跑向他。「你怎有空來?」

 

宇浩很溫柔的幫我把落在耳邊的髮絲勾到耳後,再拿下我沉重的背包──這是他體貼的地方,他絕對不會讓我背著大包包或是提重的東西。「今天禮拜五,妳忘了嗎?」

 

禮拜五……對了,我該回家跟家人一起吃飯,這是我跟爸媽的約定,真是的,我差點就忘記了。「宇浩,你可不可以等我一下,我回宿舍收東西,馬上出來。」

 

「慢慢來沒關係,我會在這裡等妳。」他微笑的說。

 

我一轉身,齊凱竟然就站在我後面,稍微驚嚇的我差點跌倒,還好有宇浩的胸膛讓我靠著。「你不要陰魂不散跟在我後面好不好?」我還以為他走了。

 

他盯著宇浩,好像在鑑定什麼似的。「你……」

 

「我是邱宇浩,俐蓉的男朋友。」

 

「我是她的同事。」

 

宇浩很友善的伸出手打算跟他握手,不過被我拉回來。「他這個人超陰險的,千萬不要跟他握手。」齊凱的前科太多了,我不得不提防些,以免宇浩也遭他毒手!

 

「為什麼?」宇浩不解的看著我。

 

「唉啊!你不了解的。」

 

「程俐蓉,妳的態度很不好耶!」齊凱抗議的說。

 

我可以對任何人親切,除了齊凱這傢伙,一定要特別提防而且還要劃分警戒線。「對你不必太客氣。」

 

「妳……」

 

「不說了,我要去收東西。」

 

跑回宿舍收好簡單的行李,出來的時候齊凱早就不見了,這樣也好,否則我的膽子再大也承受不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整人把戲。坐進宇浩的銀色轎車,我們啟程南下,很難得的,一路上我們沒有交談,車內只有廣播電台主持人的聲音。

 

宇浩突然將收音機切小聲。

 

「怎了?」

 

「沒事,我想跟妳聊天說說話。」他轉頭過來微笑的看我一眼,很快的又往前注意行駛中的車輛。「自從妳調職搬到新竹後,我們見面的次數越來越少,雖然兩三天會通電話,可是沒看到妳我的心會懸著、不斷的猜想妳一個人住在新竹過的好不好,而且妳又很喜歡逞強,要是受了委屈會不會在夜深人靜的晚上抱著被子偷偷掉眼淚,然後不讓我知道。」

 

不知道是不是聽了這番話的緣故,我覺得臉頰和耳根子好像熱了起來。

 

其實我心裡很清楚,一個人住在離家好遠的地方,即使身旁有同事和朋友的照顧和幫忙,在夜深的時候,腦海裡便會浮現出跟家人相聚和與宇浩在一起的快樂時光,然後眼淚就會很自然的從臉龐滑落,滴在被子上形成一片濕溽──我也是很想他們的,特別是宇浩,想見面的意念真的很強烈。

 

挪了挪身,頭微傾靠著他的肩,那熟悉的味道總能讓我安心。

 

「放心,如果我真的遇到不如意的事或是受委屈,我一定在第一時間通知你。」

 

仔細的盯著宇浩的側臉,我不自主的伸手輕拂著他的臉頰,要不是現在他正在開車,我一定立刻鑽進他懷裡,雖然一直告訴自己要堅強獨立,但是看到他之後又會忍不住想對他撒嬌,想任性的大聲說不要工作,可是這麼一來就會給他添更多麻煩。

 

「俐蓉,在大公司工作感覺不一樣吧!」

 

「當然,大公司人才多……」

 

「我指的不是這個。」他朝我意有所指的笑笑。「沒想到妳可以跟帥哥的同事一起工作。」

 

「誰?」我們公司有這號人物嗎?

 

「就是妳堅持不肯讓我跟他握手的那一位。」

 

就在車子下交流道的時候,宇浩冒出了這句話,雖然繫著安全帶,我還是有一股快從坐椅跌下的衝動。

 

每個人對帥的定義都不一樣,要說齊凱帥不帥那可因人而異,不過認真說起來的話,他確實長的不錯,但跟其他人不一樣的是,他多了一張會哄騙女人的嘴巴。

 

宇浩將方向盤往右打半圈,前方的交通號誌正好變成紅燈,他趁幾十秒的空檔轉頭看著我,問:「妳有沒有被他吸引啊?」

 

「邱宇浩,你哪根筋不對啊?」我生氣的拍了他好幾下,「你用哪一隻眼睛看到的?」

 

原以為宇浩會跟我道歉,結果沒有,車子行駛中一直到距離家門口約五十公尺的地方,他還是靜悄悄沒說話。情侶間沒有小爭吵是騙人的,可是我們突然為了齊凱這傢伙而不愉快,會不會太莫名其妙了?我撇過臉望向窗外,既然他不想表示意見,那我也不必說什麼了。

 

一會兒,車子停在家門前,我解開安全帶,淡淡的跟他說聲謝謝打算下車時,他一手拉住我。

 

「俐蓉,對不起。」

 

他道歉了,我是該高興,可心裡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奇怪感覺,給他一記微笑,我沒開口說話。

 

「不過剛看到妳那麼生氣的樣子,我總算可以安心的離開了。」他湊近我輕輕吻了一下我的臉頰。

 

「你要去哪裡?」我慌張的反抓著他的手。

 

「公司派我到加拿大出差,一年內可能不回來了。」他的表情顯的很無奈,「還有,下禮拜五我就要過去了。」

 

一年?雖說一年的時間不是很長,但也不短啊!而且下禮拜就要走了,為什麼到現在才告訴我,不先告知我一聲好讓我做好心理準備?「為什麼公司只派你去?」

 

「不只我,還有兩名研究人員和五名工程師也會一起過去。」他揉揉我的髮絲,「我保證一放假,馬上飛回來看妳,還有每天打電話寄郵件給妳。」

 

注視著他的眼眸,我的視線漸漸模糊了……

 

「邱宇浩,你很自私耶!還說我被調職後見面次數變少,現在你要去加拿大,我們見面的機會幾乎是零了,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你以為很快就過去了嗎?要是在這段期間有人喜歡我或是我喜歡別人,你要怎麼辦?」抹去滴下來的淚水,我很正經的看著他。

 

見他沉默的低下頭,我倒抽一口氣,連聲再見也沒說的抓著行李下車了。

 

進門後跟爸媽打聲招呼,我回房間把行李甩到一旁,呈大字形躺在床上,望著米白色的天花板,腦海裡全都是宇浩沉默時的表情,為什麼他不回答呢?

 

難道我們之間出現裂縫了嗎?不可能的,五年多來我們的感情平平順順的從來沒發生過什麼小插曲,也沒有所謂的第三者介入,那麼……是厭倦期嗎?翻身望向窗外的路燈,旁邊有幾隻飛蛾繞著燈飛來飛去,想不出什麼所以然的我心裡越來越煩了。

 

口袋裡的手機突然嗶嗶叫了兩聲,我拿出來一看,一則短訊,傳訊者是宇浩。

 

對於妳問我的問題,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妳。

 

我不在妳身邊的這一年,若真發生變數,那麼,我會尊重妳的決定,無論最後結果如何,不過現在的妳一定覺得我很敷衍,為什麼可以把事情看的如此的冷靜對吧?

 

其實我也為了出差的事掙扎好久,但唯一確定的是,即使妳生氣我選擇去加拿大,把妳丟在台灣,最後妳還是會尊重我的去留──這就是我們之間的默契,互相尊重,不要造成彼此的負擔,是吧?

 

下禮拜不要來送我上飛機,因為我愛妳,所以不希望在走之前,最後見到的是妳依依不捨的淚顏,就讓我帶著妳最燦爛的笑容離開吧!

 

我很抱歉在離開的前一個禮拜才告訴妳,如果妳真的很生氣很生氣的話,儘管罵我混帳吧!但是記得,要隨時保持著笑容,因為會笑的妳才是最真實的妳。

 

看完後,我哽咽的說不出話,眼眶裡的水氣早已模糊視線了。

 

他說的沒錯,不管他選擇離開或留下,我都會尊重他。

 

「邱宇浩,你這個大混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wen
  • 大混蛋 大混蛋呀

    直接跳到飛機出事可以嗎

    XD
  • 妳很急唷?@@a
    哈哈~~

    y9303147 於 2008/11/07 23:52 回覆

  • wen
  • 這是一定要的阿

    誰叫牧羊姊的文這麼好看

    是吧 !!
  • 謝謝啦!

    y9303147 於 2008/11/10 19: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