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1.

「我不要!」

短髮女孩一邊大吼大叫一邊跺腳以示抗議,無奈一旁品著老人茶的老先生眉毛沒挑一下的沒抬頭瞧她一眼,嘴裡哼著台語老歌望春風,神情十分怡然,歇了口氣後怕她吼累,露出笑容問她要不要坐下休息,喝個茶潤潤喉?

「拜託,我怎可能靜的下心跟你喝茶?」她沒好氣的吁氣。

眼看老先生對她不理不睬,仲歆柔氣呼呼的走來,雙手緊抓桌沿,大喝一聲就把桌子翻了,一組價值不菲的瓷器茶具一瞬間摔成一地碎片,老先生傻眼了。

「妳……」仲國華激動的指著她,「妳這個野丫頭,那組茶具是我花不少時間和金錢才尋到的妳知道嗎?」他會被她活活氣死的。

不知道。

她在心裡迅速的回答,若不是爺爺一直無視她的不滿,還一臉欠揍的表情,她也不會衝動的翻桌,不過事情都發生了,碎掉的茶具也不會因為她覺得抱歉就恢復原狀。「你罵我野丫頭,那你不就是野老頭?」

「妳──」仲國華氣的猛咳嗽,旁邊兩名隨扈趕緊向前遞茶水。「我是妳爺爺,妳怎可以對長輩沒大沒小的頂嘴?」

「長輩又怎樣,長輩就可以自作主張隨便決定我的事情嗎?」

「我又沒有決定什麼?」他心虛的別開視線。

「那相親的事你做何解釋?」

仲國華到吸一口氣,支支吾吾好一會兒,道:「我只是請妳跟我的好朋友的孫子見個面,喝茶聊天做朋友,又不是要妳馬上嫁給他,妳反應過度做什麼?」

「有像你說的這麼單純嗎?你們一定會趁雙方人馬到齊的那瞬間點頭答應,然後這門親事就會莫名奇妙的敲定,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在打什麼如意算盤。」

他一嚇,差點說不出話,因為陰謀被識破了,他的確有這麼計畫。「小柔,妳就賣的面子給爺爺好不好?」

「賣面子?你要出多少錢買?可惜我不賣,你能怎樣呢?」她站到一旁,讓剛過來的管家收拾她製造的殘局。

反了,這小妮子全被他寵壞了,才給她幾分好顏色就開起染房,仲國華深吸氣緩和怒意,露出老人和藹可親的笑容。「別這樣嘛,爺爺已經跟人家說好了,妳總不能眼睜睜的看我因為妳的缺席變成食言而肥的壞老頭吧?」

真是的,他可是黑道排名前五名的長老之一,雖然退休五年多了,但階下的兄弟們見到他還得彎腰鞠躬叫一聲仲爺好,今天為了孫女竟將自己的威嚴放在地下踩,還要嘻皮笑臉的像個小丑逗她,這事要是傳出去,不被晚輩們笑死才怪。

仲歆柔抬高下顎,抵死不從的說:「不管你怎麼苦口婆心、費盡唇舌我都不會就範的。」她才二十二歲,哪需要什麼相親,又不是長的非常抱歉嫁不出去。

「小柔……」

「爺爺,你忘了我有男朋友嗎?他叫沈培揚記得嗎?」

他嘖的一聲,不以為然的答:「那小子跟我不對眼,妳早點跟他分手,免得我心裡一直有個疙瘩。」

「他又不是你的男朋友當然不會對眼。」要是看的上眼還得了,老少配版的斷背山可是很恐怖的。「老先生,你好好休息照顧自己什麼都別擔心好嗎?我想再過一段時間,培揚會是你驕傲的孫女婿。」

「妳想嫁給他?」仲國華扳著臉搖頭:「我是絕對不會承認他可以成為我們仲家的一份子。」

「隨便妳,我現在要去找培揚,晚餐不回來吃囉!」不管怎麼說,老人家總是固執的很,倒不如省點力氣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笑咪咪的繞到他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仲歆柔提高音量的大喊著:「阿威,你在家嗎?」

話說完沒多久,一名身穿墨綠色休閒服的年輕男子從容的走到她面前,鼻樑上的無框眼鏡更突顯他的斯文,他像紳士般的溫柔有禮,輕輕的拉起她的手,在她的手背輕吻一下,笑容十分迷人的看著她:「我的公主,妳找我嗎?」

他就是仲歆柔的專屬保鑣展諾威,年僅二十五歲卻有一身好武藝,仲國華尚未退休前,經常將他帶在身邊,不管是跟人家交易或是談判,現場總是會有展諾威的身影,因為仲國華最賞識他的臨危不亂和處驚不變的好膽識。不過自從仲國華退休後,展諾威的工作就徹底轉型,變成保護仲家大小姐的貼身保鑣。

全場的人差點沒昏倒,尤其是仲國華,他不記得給展諾威的訓練課程裡有一門『溫柔過度噁心學』。「阿威,注意你的說話口氣。」他輕咳一聲提醒著。

「是的。」展諾威有禮的點點頭,一臉微笑的看著仲歆柔。「小姐有何吩咐?」

她噘著嘴瞪著爺爺,阿威對她百般溫柔又不是第一次,沒事大驚小怪做什麼,真是無聊。「阿威,備車載我去找培揚。」

「沒問題。」展諾威笑了笑,才轉身就被仲國華喚住。

「別載她去找那小子!」

「爺爺,你很番耶!」她鼓著腮幫子跺腳。

「妳說我番?」仲國華氣的血壓快升高了,沈培揚一副花花公子的俊顏,不知道何時會獸性大發把她吃了,他擔心自己的孫女有什麼不對嗎?她不領情還罵他,難道非氣死他才行嗎?沒關係,展諾威是他教出來的,只要叫他往東他就不敢往西,哈哈,決定她的去留權仍在他手上,沒人可以奪走的。「阿威,你給我待在家裡指導小柔的功課。」

沒想到展諾威意外的搖頭,還笑瞇了眼:「仲爺,我的老闆現在是小姐,我只聽從她的命令。」

這個回答真令仲國華詐訝,仲歆柔則是高興的拍手叫好,祖孫兩截然不同的表情讓當眾所有人不知該笑還是哭,畢竟做錯表情一定會得到他們其中一人的瞪眼,嚴重一點會有做不完的差事。

戰勝的仲歆柔先是對爺爺吐了下舌頭,然後開心的挽著展諾威的手臂離開客廳,不放心的仲國華在他們踏出門的前一秒又叫了展諾威一聲,擺了擺手要她等他們講個話。

「仲爺要交代什麼事嗎?」他微曲著身,低頭問道。

仲國華看向他身後的孫女,除了無奈還是無奈。「好好照顧小柔,千萬不要讓沈培揚那傢伙有機可趁。」沈培揚給他的感覺就像一隻披著羊皮的狼,不曉得哪時候會暴露本性露出尖牙。

「是。」

就算仲爺沒交代,他也會好好的保護仲歆柔,因為這是他的職責,即使必須賠掉自己的性命也要讓她毫髮無傷的回到仲家,要是她有個閃失,他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








PS~

悄悄話:這是之前寫的,進度是幾乎是零,如果有人願意撥時間看或是願意等待的話,我會努力的擠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楓
  • 哪有人故意把那個"悄悄話"寫到最後面的拉><
    先讓人上癮再說沒了orz
    好險我還沒看哈哈哈哈哈
    等等再來看XDD
  • 楓
  • 喔喔喔!
    我發現已錯字喔!!
    "很煩耶"你說成"很番耶"
  • 番...
    其實我是想用台語的方式表達= =a
    如果到最後覺得不適合還是會改掉。

    附屬的悄悄話當然要放在最後面說,
    不然就沒人要理我了Q_Q

    y9303147 於 2008/10/08 23:32 回覆

  • 楓
  • 耶?好吧我不懂台語= =頂多只能拿來騙騙非台灣人的人= =

    那碰到我這種有時會先跑到後面來看的怎麼辦=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