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餘力不足。」目前有更重要的事情,我對著高承笑了笑。「高將軍,我很想跟你說些正經事。」

「嗯?」

「我說……為什麼你找到當初提字的石頭沒有馬上來告訴我?」我大聲問道。「你知不知道晚個幾小時甚至是幾分鐘都會影響到我的決定?我請完假後你才出現,然後現在我又要去陰森恐怖的辦公大樓銷假,我每次只要去那裡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著出來。」如果我抓的到他,一定會緊掐著他的脖子不放。

他沒見過我激動的一面,整個人愣住了。

「抱歉,是我太激動了。」我乾笑兩聲,沒事跟一個往生的人計較那麼多做什麼?只是去銷假而以又不是去送死,大不了去學務室時多帶經文和符咒防衛嘛!「對了,從現在開始你叫我小夜就好,不要加什麼姑娘小姐的多彆扭啊!」

高承點點頭,然後又打坐閉目養神,會客室立刻安靜下來,我偷偷的盯著他的臉龐,對古代人而言,他真的是位才貌雙全的大將軍,突然間我好奇起他在世時到底有沒有因為長的比別人好看些而鬧出一些笑話或困擾的事情。

「妳真的想知道?」高承猛然睜眼問道。

「你可不可以不要隨意回答人家心裡的問題?」總有一天會被他嚇死。

他輕輕笑了一下,眼神告訴我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我們高家,自祖父一代開始就為國家效勞,家裡的男丁全是驍勇善戰的大將軍。在我十九歲那年皇上駕崩,儲君大皇子繼位,力挺二皇子一派的大臣們紛紛與大皇子作對,加上當時從各地傳來叛變的惡訊,大皇子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下令派我到各處平亂,雖然效忠君主的良臣不少,但心懷不軌的奸臣更多,我替朝廷立了不少功卻也引來其他大將軍的不滿,從雲南回來後一直遭人計算,在飯菜裡下毒、半夜房裡出現刺客……每次上朝總有人用言語數落或是抹黑我。」

「這也太黑暗了吧?」我難以置信的大叫。

「官場即是如此,勾心鬥角只為權為財。」

「你還待的下去喔?」太佩服,換作是我根本沒辦法活在爭的你死我活的世界裡。

「這是身為高家子孫應擔起的責任,保家衛國必經之路。」

真是偉大高尚的情操。一方面我是誇讚他正氣凜然,一方面暗諷他一點也不會變通,壞人陷害他還一副不要緊的樣子。「然後呢?」

他輕挑眉,「大皇子為了讓我遠離朝廷的紛爭,派我至山上剿平山寨,這一去沒有三個月是沒辦法回京。原以為山賊很容易對付,我卻忽略他們有地形的優勢,輕敵領軍前去落入他們的陷阱,士兵們死傷慘重,最後我也被捉,在一群憤恨不平情緒高昂的山賊面前,看著他們非要我死不可的臉,我很不甘心,我是保家衛國的大將軍,倘若在戰場上被殺還覺得死有榮焉,但是由於我的疏忽而造成我方軍隊慘敗,我要是這麼死了,太對不起弟兄們。」說到這裡,他很憤慨。

我看著他,打從心裡對他的義氣感到敬佩。

「山賊頭目的刀眼看就落在我頸上的時候,楚兒衝出來跪地跟他求情,她說已經有很多人因為彼此的使命斷送生命,不希望再看到有人在她面前被殺,哭哭啼啼好久就是不肯離開,最後頭目不忍女兒傷心淚流的樣子,勉強答應放過我,以保護楚兒為交換條件。

在他們的部落生活一陣子,我發覺那是個不涉世事的人間天堂,人們自給自足,小孩子無憂無慮的嬉戲和學習,雖然他們的建築不像城裡那麼的堅固漂亮,但是他們的生活很簡單,沒有壓力而且很快樂,不知從幾何時我的心情好久沒有如此的寧靜,加上每天幾乎跟在楚兒身邊,她的善良和笑容完完全全的撥動我心弦,讓我徹底的放棄過去,決定跟他們在同一片土地落地生根。

楚兒的臉上經常掛著甜甜的笑容,總是給人一種愉悅的好心情,部落裡每一個人都很喜歡她,雖然她是山賊的女兒卻飽讀四書五經,平時教導小孩子習字,閒暇之餘除了跟幾位大娘學習刺繡外,偶爾也會往山裡採藥草,第一次跟她上山,她怕我口渴,居然就爬到樹上摘果子,正因為如此,她的手臂上才會有那麼一道傷。」

「高承,你怎可以讓女孩子爬樹?很危險耶!」古代的女孩子各個瘦弱,怎禁得起受傷?虧這傢伙還是大將軍,讓女生幫他摘水果像話嗎?

被我一問,他忽然結巴,一會兒才道:「所以從那時候起,我下定決心絕對不會讓她受到任何傷害。」

「說的好!」這樣才是男子漢大丈夫嘛!

「只是一切並不如人意,半年過去後,皇上另外派了一名將軍殷賀燁帶兵來討伐山賊,殺死抵死不從的壯丁,強擄年輕女子打算讓她們成為軍妓,以為我早已不在人間的殷賀燁看見我出現救楚兒的瞬間,他傻眼了,從以前他總愛搶功勞,出事出麻煩的時候又推的一乾二淨,若我死了的話,他要向皇上邀功可以說是輕而易舉,不過我並沒有死,所以對他而言,我是他官途的障礙。

就在殷賀燁對我揮劍的時候,楚兒忽然跑過來,那一劍結結實實的插進她的胸口,看著血不斷的冒出來,我卻什麼也幫不了,最後只能看著她斷氣,然後我還被抓回去……」

說到這裡,高承的臉色很差,一臉愧疚的低下頭,好像想說『全都是我的錯』似的,可是時間都已經過幾百年了,楚兒也重新投胎過全新的生活,現在自責也無法重來,他為什麼將自己的過錯看的那麼重呢?

「你的心,還沒放下?」看著他,我直說,結果他沒回答我。「高承,你不能再這個樣子了,你要是一直處於負面狀態的話小心變成怨靈。」

「放心吧!小夜,那都是過眼雲煙,我已放下一切了。」他微笑的同時卻見我懷疑的挑眉,趕緊接著說道:「我是說真的,人活著眼光要放遠,雖然我已經是個死人,不過這一點道理我還懂的。」

嗯,懂就好,不然我又要充當靈界輔導師。「在中元節之前你就先待在我家,好好休養,時間到了我一定讓你回到該去的地方。」

這一次,為了高承的安全,我必須提昇自己,要有足以對抗伊恩里洛的實力才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