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第四章

該死的無聊相親還是照時間舉行了。

由於席亞斯因公人在國外無法出席,現場除了林家三人,席家二老和長媳呂琪安,尚有另一名他臨時僱佣的女傭在場幫忙端茶水送佳餚上桌。

這名臨時女傭就是唐可柔。

那天,席亞諾以弟弟妹妹為由威脅她後──

「我父母幫我安排相親,我大嫂不可能廚房客廳兩邊跑,所以我需要人手幫忙,那天妳負責扮一天的傭人,佈置和菜色由妳負責,對了,還要招待客人。」

「為什麼我得乖乖幫你做事?」她不服。

「妳有選擇的餘地嗎?還是妳覺得那兩個小鬼不重要了?」他挑眉對著她笑,以示挑釁。「這場相親對我們席家而言意義非同小可,我警告妳不准從中破壞。」

很重要?不准破壞?唐可柔站在樓梯旁望向客廳,席亞諾居然笑得很開心,看樣子他很重視相親對象,不過要她安份別作怪是不可能的事,誰叫他一天到晚威脅她欺負她,這回她要讓他知道,目前雖然屈服在他的惡勢力下,但她也是有骨氣的。

縱使席亞諾坐在父母旁,扮演陪笑的角色,心裡卻是大大不爽,據他對唐可柔的認識,她一定趁機反咬他一口,所以幾個小時前他特地告訴她這場相親非常重要,為的就是要讓她找機會破壞,到時後他便可全身而退,但是都過用餐時間,該造反作亂的人反而靜悄悄的,他不禁懷疑自己是否策劃錯誤?

「亞諾、亞諾……」席父一見兒子心不在焉,叫了好幾次都沒反應,最後伸手偷捏他的大腿一下。

「喔唷你幹什麼──」席亞諾瞪了父親一眼。

「林小姐問你話啊!」這混小子到底要在外人面前丟臉幾次啊?

林君瑋靦腆的笑了笑,以為席亞諾不知不覺恍神是因為看她看呆了,身為林氏企業總經理的掌上明珠又是上流社會的千金小姐,美貌、氣質和才華集於一身,只要是男人很難不被她吸引,當然包括席亞諾在內。

「席伯父,您可以叫我君瑋就好了。」她對席父笑了笑,轉頭看著席亞諾。

「請問妳剛想說什麼?」席亞諾皮肉不動的微笑,很僵。

那個笨女人是當傭人當上癮了嗎?還不趕快過來擾亂?

「我想問……你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子?」如果他回答『就像君瑋這樣的女孩子』,那麼席林兩家的婚事就有十成把握可以定下來。雖然曾經有不少追求者上門,但讓她最滿意看的最順眼的就只有席亞諾。

休想要他說『就像林小姐這樣』之類的虛偽話。席亞諾心想著,視線忽然朝往廚房方向,難道她就這樣屈服在他的威脅下,乖乖聽話照著做嗎?

「笨女人……」

「咦?」林君瑋以為自己聽錯。

敢情她把那三字聽進耳裡了,席亞諾突然指著她的臉頰,驚訝的說:「林小姐,妳的妝有點花了,要不要先去補一下?我在這裡等妳,待會我們繼續聊。」

林君瑋一聽嚇白了臉,尷尬笑笑抓著包包跑進洗手間,難得遇到好感的男人,竟然在他面前出糗,她得趕緊把妝補好,再對他露出足以迷倒眾生的微笑,她就不相信他不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同時間,一見林君瑋急忙進入洗手間,偷偷站在門外的唐可柔開始她的計畫,一人飾二角的說起話來。

「嗚……妳知道嗎?前陣子亞諾還在床上說永遠只愛我一人,結果他今天跟千金小姐相親了,嗚……」她一邊故作哭泣哽咽一邊說著。

「真的嗎?那他太可惡了,說愛妳卻又跟別的女人在一起,這麼花心的男人我看妳乾脆放棄不要了。」接著她又恢復原來的聲音說道。

「不行,我的肚子裡已經有寶寶了,我不能讓我的小孩沒有爸爸,嗚……」

「什麼?有小孩?」她驚訝的稍放大音量,但並未傳到客廳。

「是啊!不過幾天前他卻拉著我到醫院,打算把小孩拿掉……」

「他叫妳墮胎?這男人怎那麼沒良心?難道他不知道那是一個小生命嗎?」唐可柔伸出手搥了一下門,繼續說道:「今天他敢叫妳拿掉小孩子,改天要是跟這位千金小姐在一起的話,會不會再次下毒手扼殺自己的孩子?」

只要是女人聽到愛的結晶會慘遭心愛的人的毒手,必定無法承受這樣的打擊,唐可柔就是利用女人內心最脆弱的一面趁機進行破壞席亞諾的相親,既然他很在意父母安排的婚事,那她絕對不會讓他稱心如意。

洗手間裡的林君瑋當然將這幾句對話聽進去了,她沒想到席亞諾竟是如此的冷酷冷血,拋棄愛他的女人還要趕盡殺絕結束來不及長大的小生命,原來俊酷的外表和迷人的笑容只是隱藏他內心真正的邪惡,倘若今天他們在一起了,難保不會跟門外的女人走上同樣悲慘之路。

發現林君瑋就要出來,唐可柔趕緊躲到一旁,探頭探腦的準備看好戲。

林父一見女兒神情有些怪異的盯著席亞諾,輕拉著她坐下要她微笑對人。花錢讓她學禮儀學到哪去了?「不好意思,我們剛說到……」

「我不要跟席亞諾當朋友!」林君瑋忽然冒出這句話,驚動全場所有人。

「妳這孩子在說什麼?」林母疑惑的看著女兒。

她不想把自己未來的幸福斷送在惡魔手上。林君瑋起身指著席亞諾,氣憤的說:「別以為隻手遮天就可以騙過所有人,我可不是那些看到帥哥就頭暈的花痴。」

席亞諾一頭霧水,他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事嗎?當然席家二老與呂琪安也是一臉茫然,剛才林家大小姐不是還好好的,就像她所言『看到帥哥就頭昏』一樣,怎去一下洗手間回來就變個人似的?難不成是撞邪嗎?

「我有騙過妳什麼嗎?」席亞諾雙手環於胸前,冷著一張臉。做過的事情或是犯下錯誤他一定不會逃避,但無中生有污衊他人品的人,他是絕對不會放過。

「你不是騙我,難道你不記得被你欺負的女孩子嗎?」太過分了,世界上怎會有這種死不認帳的匪類?

被他欺負的女孩子?

席亞諾眼角瞄到廚房門口有個鬼鬼祟祟的人影,這下子他明白了,他計劃裡的破壞王已經按照劇本搞破壞了,只是他不悅的是為什麼要拿他的人格當犧牲品?唐可柔那笨蛋到底說了他多少壞話?

既然在外人面前已是個混蛋,他就順勢陪破壞王演戲,反正他也想早點結束這場飯局。「妳說的對,現今在外到底有多少席家的血脈我自己都數不清,如果妳覺得『席太太』的位子會讓妳倍感壓力坐的不自在,甚至有可能在某天還要跟忽然以席亞諾以前的女人為自稱出現的女人爭位子,所以我想妳無須受這種委屈,說難聽一點就是……妳是沒辦法吃苦的千金小姐。」

「席亞諾,你太過分了!」林君瑋哭著跑出屋外。

感到氣憤和被羞辱的林父拿杯子潑了他一身水,要妻子出去追回女兒,就算今天她的女兒是嬌嬌女,不能忍受跟其他女人共享一個先生,席亞諾這混帳也不能當著長輩的面前羞辱他的女兒啊!「席先生,我想今天就到此為止。」

這種親家不結也罷!

席亞諾若無其事的點點頭,快滾吧你們。

席父將兒子拉到林父面前,連忙道歉著:「林兄,對不起,我兒子說話一向沒邏輯,剛才那是他胡言亂語,我知道君瑋很在意他的話,要不這樣好了,明天我……」

「不用了,我們生意人惹不起黑道世家,就算今天你們在外殺人放火姦淫擄掠,還說的頭頭是道,我們小百姓也不能指責你們的不是。」

「林兄,我……」

「我們的情誼就到此為止。」林父重重的哼一聲,生氣的離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大腳
  • 這招好狠XD
  • 會嗎?
    = =a

    y9303147 於 2008/06/26 00:17 回覆

  • wen
  • 哈哈!!

    真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