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首先,謝謝大家的支持, 無論您是從以前就開始閱讀我的小說, 或是剛發現這片天地的新朋友, 我都非常歡迎您的光臨, 但是這裡的文章都是我的心血, 請不要在我不知情的狀況, 任意轉載貼在自己的部落格裡, 尊重每一位愛寫故事的寫手,好嗎?
9.

秋昱的父母到學校幫她辦休學,並且安排她到社會輔導中心,經過這次事件,大家都曉得她的心裡已經受到嚴重打擊,不管是自己的瘋狂舉動、或是我跟俊偉哥受傷,她都需要一段時間沉澱和休息。以為我會上法院控告秋昱的秋昱爸媽在聽到我根本沒此意後,很難為情的跟我說了謝謝。

有什麼好說謝謝的,秋昱的精神出了問題,我怎能再讓她承受法律的審判,再說我其實是後知後覺的主因,能為她做的也只有這些。

這幾天我想找俊偉哥問個究竟,結果在學校都找不到他人,一問他的同學後才曉得他早已向學校請假回去了,以前俊偉哥在學校都是拿全勤獎的,看來這次事件對他的打擊真的不小,不然我怎可能找不到他。

禮拜五回家時,媽媽發現我的肩牓鼓鼓的,一直追問到底怎回事,縱使我笑笑找藉口想敷衍也沒用,她趁我不注意拉下我的衣服,見到纏了幾圈繃帶後,她是一把眼淚的説道──

「這麼大了怎還讓自己受傷?別讓媽一天到晚為妳擔心……」

為了不讓她擔心,我沒把秋昱和俊偉哥的事情說出來,一切不如從前,至少我可以在媽媽面前保留他們最原始最值得讚美的好印象。

隔天中午,我打電話約一個很久沒見面的朋友出來吃飯,由於太久沒到市區逛逛,所以我故意約在熱鬧的一中街附近的餐館見面,說到一中街,下午兩點前這裡還是零零落落的學生路過之地,可是兩三點過後便成了市聲鼎沸鬧區,攤販和店家也從這時陸續的招待上門的客人。

「妳不要一直盯著我看嘛!」從見面進餐館後他就不停的重複這句話。

「我說顏子穎啊!我們一年半載見一次面,你好意思給我遲到喔?」不是特意刁難他,而真的是太久沒碰面忍不住想捉弄他一下。

「抱歉啦!我不是故意的啦!都是因為要載這傢伙出門才不小心遲到。」他指著旁邊座位的大男孩。「為了彌補,今天這一餐我請客。」

「不要跟我說你請客我付錢。」如果真是這樣我會一拳將他打飛出去。

「拜託,我是那種人嗎?」他反指著自己,有點委屈的看著我。

「算了,裝的那麼無辜。」我雖然是個沒打工的大學生,不過餐費我還負擔的起。

我聲明自己可以付費,結果他們在點完餐後連同我的也一起結帳,回位子的途中還朝我比YA的手勢。

「都幾歲人了還幼稚。」我笑著搖搖頭,對他旁邊的大男孩的好奇絲毫未減。「不介紹一下嗎?」

顏子穎瞄了他一下,自然順口的對我說:「他是阿暮,我現在的男朋友。」

如果是一般正常人聽到這句話,想必是錯愕加驚訝的目瞪口呆,但是對我而言,他這回答叫做正常,其實剛見到他們沒多久我心裡就有個底,在外人眼裡看來他們或許是好朋友,不過有些細微的小動作足以證明他們的關係絕對超過好朋友,也是所謂的『同志』。

我從以前就沒有同性戀歧視,所以當我知道顏子穎喜歡男生更勝女生時,雖然那瞬間有一種說不出的驚訝,因為我從沒想過身邊就有一個不一樣的朋友,但是我由衷希望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他都可以快樂的過日子。

阿暮看著我,笑得很靦腆的跟我打招呼。「我常常聽子穎提妳的事情,他說妳是個重義氣的好朋友。」

我只是因為朋友有難站出來說話的聲音比較大聲罷了,這樣也可以被形容很有義氣啊?不過子穎要是真的常常把我當話題,這位阿暮先生不會吃醋嗎?雖然我不足以構成威脅,但自己喜歡的人經常把某人掛在嘴邊念,心裡多少都會吃味吧!

話說回來,能被子穎當成好朋友的人的確是少數。

其實子穎是我國中同學博恩的高中同學,我會認識他也是經由博恩介紹,他們高中是念建教合作夜間部的學校,之前博恩常告訴我他有個朋友很內向安靜,希望透由我來改變他的個性,結果認識子穎不久後我才曉得內向安靜是自閉的意思,那時候的子穎話真的很少,而且常黏著博恩左右,當時我以為他是跟我不熟所以才一直待在博恩旁邊,沒想到漸漸了解子穎後才發現他是喜歡博恩的。

可是博恩是喜歡女生,所以他們在好幾次溝通下始終沒有解決問題的答案,最後吵架撕破臉,我各自問他們相同的問題,兩人的答覆卻是天南地北。

『我始終只當他是最好的朋友,是他會錯意。』博恩這樣跟我說。

『我一直很喜歡他,我不能沒有他。』然後子穎一把眼淚的告訴我。

怎麼辦?我有心想幫他們協調,但是他們沒有共識,結果只能眼睜睜的看他們形同陌路,到現在博恩去當兵了,他們的心結依在。

「妳怎發呆起來?」子穎在我面前揮了揮手。「肚子餓啦?」

「我才不是餓呆。」只是腦子裡突然浮出以前的回憶,有點感慨。

他盯著我好一會兒,然後笑得很詭異。「我一直想問妳,交男朋友了嗎?」

「好朋友是不問私人問題的。」我簡潔的說。

「喔唷,說一下咩!我好奇嘛!這裡又沒別人。」

看他雙眼閃閃發亮的樣子,如果我不說的話他也會旁敲側擊的追問吧!可是我不想提起這一類的事情,上次跟阿威通那次電話後,我們又失聯了,所以我真的不知道我跟他到底有什麼可以說的。

「沒有男朋友。」只有這個是事實。

他不相信的拍了桌子一下。「妳騙人。」

「我們認識那麼久了我有騙過你嗎?」

「總有幾個追求者吧!不然妳應該也有喜歡的人才對啊!」他微皺眉好像替我抱不平似的。

「他去當兵了。」我心平氣和的說。

他則是一臉驚訝。「他不怕兵變嗎?」

我噗滋一笑,覺得他想太多了。「我們誰也沒跟誰告白,怎可能有兵變的事情呢?」

說的輕鬆,對我來說卻是一種沉重的負擔,因為我也害怕阿威在當兵期間認識其他女孩子,然後或許在某天我會收到他們的紅色炸彈。

「幹嘛不告白?」他緊追不捨的問。

「他沒跟我說過啊!」

「他沒說妳怎不會說?」

「我……」突然間笑不出來了。「女孩子總是要有點矜持,要是什麼事都要我說要我點明,我幹嘛喜歡這個人?我愛我自己不就得了?」

他翻了一下眼珠子,搖頭說我沒救了。「妳是古代人嗎?矜持是用在這種地方嗎?女生先向男生告白又不會少塊肉,失敗也不會丟臉,反倒是那個拒絕妳的傢伙會在未來的某一天為了這件事情後悔不己。」

「我實在想像不出來他會有後悔萬分的感覺。」阿威一向都很冷靜,我很少看到他動怒的樣子。

「我是在打個比方妳到底懂不懂啊?」他伸手推了一下我的頭,「如果那傢伙沒有後悔懊惱的感覺,我勸妳從現在開始千萬別再想他也別再喜歡他了,因為他一開始就對妳沒感覺,所以妳不必浪費時間和青春。」

「嗯。」我輕輕的點頭。

「亞寧,妳到底有沒有聽進去?」

眼看他的手又要拍上我的頭,我趕緊閃開讓他揮手落空。「不要動不動就打我。」

「我要是不動手妳會開竅嗎?」

就算有人當著我的面說了一針見血的話,我也不一定會開竅,雖然我很明白現今社會女跟男告白已不是驚天動地的事情,但是在我心裡依舊等待著阿威可以親口告訴我他也喜歡我,而非我一廂情願。

轉眼間,子穎跟阿暮開心的聊天,我好像只是周圍的擺飾,低頭扒著服務生剛端來的餐點,他們兩個感情好到讓我忍不住偷偷瞄了幾眼。

**沒有任何拘束和限制,才是所謂真正的幸福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9303147 的頭像
y9303147

~THE DREAM~

y9303147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大腳
  • 耶我是第一個:)
    好險這樣的是比較正常
    如果一直秋昱都存在 唉 那就麻煩了

    我也很想要有個同志朋友=ˇ=
    很酷耶 XDD
  • 這個世界上甚麼人都有,
    故事裡叫子穎的人,確實存在,
    還真的是我的朋友^^

    y9303147 於 2008/06/14 00:20 回覆

  • 楓
  • 快點寫快點寫=ˇ=
    (我好像都一直在和你催稿齁xD)
    我也有不少同志朋友欸......= ="
    怎麼會這樣嘞?不過都是女生就對了
    而且沒有交往  不過確實是同志